荒漠深处的胡杨树 菩萨屹立人间 泽被众生

时间:2010-07-10 11:24 来源:《禅》刊 作者:《禅》刊

胡杨花

  和朋友去新疆,傍晚,乘坐一辆破旧的军用越野车,到沙漠深处,去看那株高大的胡杨树。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片来源:资料图

  黄色的沙丘波浪般起伏,一望无垠的荒漠里,酷热正随太阳急剧落去。干涸的塔里木河故道裂开了嘴,几乎寸草不生的河畔,已经干枯了半拉身子的胡杨树,举着苍老的臂膀,独自向天。黄翠相间的叶子间,撒满了雪片一样的花。苍茫旷野,暮风频吹,胡杨树上成千上万茸团般洁白的小花,一簇簇无声辞别枝头,漫天飞舞。准确地说,那不是花,而是像蒲公英一样的种子,从绽开的种荚里,乘着雪白的绒伞,轻扬到滚烫的沙丘上,寻找生存的机会。 

  夕阳如苍黄的眼,挂在大漠深处,成千上万朵绒伞在它的注视下飘荡。落地的绒伞,逗着风儿,在黄沙堆上,鱼鳞一样在沟壑内外轻盈地、忽左忽右地奔走,景象壮观。 

  朋友是当地的土著,半个植物学家。他见我痴呆的样子,笑了,问我,没白来吧? 

  问他,这么干旱的地方,胡杨树的种子怎么能够发芽呢? 

  朋友说,胡杨的种子其实很脆弱,如果一周内找不到潮湿的地方,它就会枯死。但它也有自己的本领,它能飞走到几十公里乃至上百公里外,如果恰巧碰上干涸的河道里,滚过难得一见的夏季洪水,它就会拼命扎根,两三天内,就能扎入沙地十几米,然后,舒展翠叶,成为一株新的胡杨树,千年屹立。 

  “两三天内,就能扎入沙地十几米?”我异常惊讶。朋友说,“对呀,河道里的洪水,两三天就会退去,千钧一发啊。你可知,为了追逐迅速退去的水,胡杨树的根茎能深入到什么境地?它和树干的比例,是20比1,露出来的生命,只是冰山一角呢。” 

  望着眼前这株高大的,迎着落日和荒漠独自挺立的胡杨树,我不禁感动了。这株胡杨树有七层楼那么高,谁能想到,它的根部,竟然像140层楼高的帝国大厦那样伟岸呢? 

  乘车返回时,回头望望暮色中孤然兀立的胡杨树,思绪如水。我想,胡杨树之所以能在荒漠里奇迹般的生存,是因为它能够接纳干旱、高温、盐碱的现实,在恶劣得难以思议的环境中,满怀热情地向四面八方放开无限的希望,一旦有了机会,就孜孜不倦地把根向下长,才有了沙漠里这一树翠绿,成为沙漠的脊梁,成为人们尊敬的“英雄树”。 

  我们的生命,何尝不是沙漠里一粒脆弱的种子,就像胡杨树的种子一样,得到人身的机会很少。一次,佛陀沿街乞食后,和阿难坐在树下休息。他指着地上一只忙碌的蚂蚁说,这只蚂蚁,在迦叶佛时代,失去了人身,成了蚂蚁,至今,仍然是蚂蚁。 

  迦叶佛是贤劫七佛中的第六位,释迦牟尼佛是第七位。按佛教的计年方法,久远得无法想像。可见,人能从六道的生命形态中得到人身,是多么渺茫而又幸运的事情。 

  然而,多少人却不懂得珍惜这难得的一期生命,在滚滚如荒漠般的欲望里漂泊,欣慕吃喝的快感、醉心于名利的追逐和男女的纠缠,不懂得心无旁骛地把生命深深地扎入善的福田,向上生长,终于,几十年后,淹没在时光编织成的黄沙之中。

#p#分页标题#e#

  佛陀和无数的尊者,懂得生命的智慧,舍弃了各种欲望,利用宝贵的人身,孜孜不倦地生长,从薄地凡夫,成为脱离生死的圣者,长成了无数坟茔面前的一株株翠绿,给世间带来了绿意清凉。 

  为了生命的向上生长,佛陀自幼遍学所有的文武技艺,抛弃皇位,六年苦行,饿得骨瘦如柴,最终摸到了正确的道路,菩提树下,静坐四十九天,豁然开悟。 

  密勒日巴尊者,头顶油灯,静坐11个月而不动,又入山苦修数载,才肉身成佛。当他送学有所成的弟子冈波巴归隐修行时,突然把已经渡过河流的弟子重新唤回,告诉他,还有一个甚深的口诀没有告诉他。然后,掀开衣服,露出遍身的老茧,那是长年苦行的印记。 

  在寺院踱步时,我不明白为什么供奉本师释迦牟尼佛的殿堂被称为大雄宝殿,面对被称为英雄树的胡杨,忽然有了最真切的感受。 

  记得有人曾说,比丘都有三分呆,还有人把密勒日巴尊者,称为木讷祖师。那是无数聪明人眼光里的呆和木讷,如同西湖畔以自我矮化扭曲,以博得青睐的病梅不能理解胡杨树一样,正是那种不尚虚华、专注生长的木讷的精神,成就了他们的伟岸和名闻天下的英风。达摩祖师说:“诸佛无上妙道,旷劫精勤,难行能行,非忍而忍,岂以小智小德,轻心慢心欲冀直乘?”道出了个中真谛。 

  何止是修道人呢,即使在世间做任何事业,不都需要这种精神吗? 

  胡杨泪 

  新疆沙漠里的居民,常赶着木轮大得怪异的畜力车,到胡杨树林,采集胡杨树叶作牲畜饲料,还把树上采来的白里透着淡黄的结晶,混在面中,加上食盐、皮牙孜(洋葱)、牛奶、芝麻等发酵后,拍成大饼,埋进滚烫的沙子里,很快,新疆独有的奇大的硬饼——“烤馕”就成了。带着阳光的芬芳,格外爽口。 

  那琥珀样光润的结晶,就是胡杨泪。 

  在干涸的沙漠里,盐碱遍地,胡杨树将它吸纳入体内,久久蕴含,隔一段,就会从干裂的树皮里,吐出盐碱的结晶,成为难得的生活中的发酵用品和工业、药物原料。早在明朝的《本草纲目》就记载:“胡杨泪,味咸、苦,性大寒,无毒,具有清热解毒、止痛、化痰等功效。”而且,胡杨碱产生得越多的地方,土地改良得越好,平凡的草木越容易生长。 

  朋友告诉我,沙漠里的盐碱很容易采集,但都比不上胡杨泪的滋味那么芳香、纯净、爽口。 

  那是胡杨用包容的精神和生命的艰辛,把夺命的盐碱,变成了晶亮柔软的胡杨碱。 

  朋友告诉我,胡杨树千年屹立,枯死后,千年不倒,倒后,千年不朽,体内遍布的盐碱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呢。 

  我自幼生长在内地,内地的树种中,很少有能在那么浓重的盐碱环境中生存的。自然也很少有胡杨那样强韧如金刚般的身躯和独具风姿的泪。 

  这使我想起了菩萨道行者。 

  一禅师临终时,弟子问他,大德将往何处去? 

  禅师说,山下的小牛即是。 

  弟子说,愿随和尚。 

  禅师说,别忘衔茎草来。 

  多么潇洒的生死观,多么平等的众生观。了却生死约束的禅者,本可以随意寄居到各处喜乐遍布的国土,也能自在地出生在人间的温柔富贵乡,然却甘愿出入于人间的各类荒漠中,出没于人间的各类盐碱地。 吾师曾告诉我,大成就者,圆寂后都首先要到地狱里走一遭,度空地狱众生,但众生愚痴,不久,又满了。于是,不得不像常啼菩萨一样,一边哀叹众生难度,一边不停歇地往返。 

  正是这种不惧一切、勇于担当的精神,使菩萨们千万年屹立人间,泽被众生。 

  普通如我,却唯求环境的顺遂,渴望像温室里的花朵那样,处处受人照料,受菩萨照料……什么时候,才能成长为英雄树,结出可食可药的珍贵的胡杨泪,为荒漠带来清凉、为世人传递信心呢?

旅行微游记时时更新你的旅行动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