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进入海市蜃楼 自驾穿越哈密魔鬼城

时间:2010-09-12 23:25 来源:网易旅游 作者:网易旅游

  自驾穿越是一种精神,是一种挑战生活,挑战极限的精神,在一望无际的荒漠中,开着爱车肆意驰骋,无拘无束,这是一副多么让人向往的画卷。

  

宛如海市蜃楼 自驾穿越哈密魔鬼城
 

 

  为了探访魔鬼城,我们昨天就准备了卫星电话、GPS、对讲机等全副探险装备。

 

  越野车从哈密出发时,太阳还没有升起。空气中弥漫着少有的清凉。沿312国道西行,绿洲边缘的戈壁滩上,有一个个排列有序的圆形土丘,像月球上的环形山从天山脚下一直通往绿洲,这就是有“地下运河”之称的坎儿井。由于前往五堡途中的戈壁滩是从天山脚下倾斜着铺展下来的,所以这一带的坎儿井特别集中,井线清晰,蔚为壮观。

 

  车行约70多公里即到五堡乡。四月初,这块死亡之海边缘的绿洲刚刚显露出勃勃生机。崭新的白杨树叶在漠风的吹拂中闪着光亮,杏花已经开过,毛茸茸的小青杏隐藏在蒙满黄沙的绿叶里。

 

  从五堡乡再南行26公里,绿洲戛然而止,似乎这里已是大地的尽头。面前向远方地平线延展过去是无遮无拦的戈壁,遍布的砾石让太阳晒得黑黝黝的。一条为了旅游开发修建的简易公路在戈壁中显得异常醒目。这便是哈密魔鬼城的入口。

 

  哈密魔鬼城系全国四大魔鬼城之首。哈密十三间房南部到南湖乡以西,已经消失的库如克果勒河以北,方圆3600平方公里的广阔雅丹地貌内,散布着数十个魔鬼城,它是国内十分罕见的魔鬼城群。其面积之大、类型之全、造型之妙、特点之独具,远胜于甘肃敦煌魔鬼城、新疆克拉玛依乌尔禾魔鬼城及奇台的卡拉麦里魔谷。

 

  越野车开始小心翼翼地驶入这片瀚海戈壁,发动机的轰鸣声在空寂的环境中十分刺耳。

 

  景象慢慢诡异起来。雅丹群像是从青黑色的戈壁滩上平地而起。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座“古城池”,巍峨高耸,拔地而起,用黄土筑成,呈富丽庄严的金色。其上有垛口、射孔、城楼和站立的武士等一切辉煌的城堡所应有的东西。走近去看到不过是巨大的怪石一块。

 

  经历了沧海桑田,沉积于海底的泥沙凝结,隆起为山丘。那些泥砂岩山丘又至少经历了一百万年的风吹、日晒、霜打、雨淋,特别是那强劲的沙漠狂风的打磨雕琢后形成眼前浑然雄浑的绝响。

 

  阳光炙热,我们还是选择徒步行进。在这个已被开发为旅游区的区域内,旅游公司为游客堆放了阿拉伯石堆,采用的是古代阿拉伯人在沙漠中行走时,用石头堆作路标的方法,以便让游客进入到魔鬼城的纵深时而不致迷路。一堆石堆表示探险的路线,两堆石堆表示探险路线的前方有岔路,两堆石堆周围摆放着一圈小石头表示探险路线的前方有危险,要注意安全。

#p#分页标题#e#

  在狰狞奇幻的魔鬼城,我们见到了3000年前的人类遗迹。

  

宛如海市蜃楼 自驾穿越哈密魔鬼城
 

 

  这座名为艾斯克霞尔(维语“破旧的古城”之意)的城堡坐北朝南,位于一处高24.5米的陡峭崖壁上,由远处看与雅丹完全融为一体,居高临下,雄奇险要,极为隐蔽。它依托的山体基座高约7米,现存城墙长约50米,宽约4米,分上下两层,尚有较完整的房屋3间。整个城堡用土坯建筑而成的,所用的土坯比现在人们建筑所用的土坯要大很多。

 

  在距城堡约一公里处一个南高北低的沙梁上,还有古代墓葬遗址,它环绕在雅丹地貌之间,共有30多座,面积约1400平方米。虽然已遭盗掘,但在附近还可看到散落的人骨、毛发、毡片等物品。

 

  2001年12月底,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哈密地区文物管理处对艾斯克霞尔墓葬进行了考古发掘。考古专家认为,艾斯克霞尔墓地的年代在距今 3100年前,与哈密五堡古墓群属于同一时期。墓室中随葬有大量与畜牧经济有关的毛织品、皮革制品、骨角器、砺石、铜刀等,说明当时的畜牧经济已经比较发达。除畜牧业、农业外,古代艾斯克霞尔亦有较发达的纺织、皮革加工业、木器加工业等。出土的毛线帽、彩条纹衣裤组织细密、缝线考究,可见纺织、染色、缝纫等技术已达到较高的水平。这也可表明,哈密在3000年前就已和中原地区有着频繁的技艺交流。

 

  艾斯克霞尔古城堡修建于同一时期,属青铜时代的戍堡。据专家推测,这个城堡汉唐时期一直延用,是“丝绸之路”大海道段的一个重要驿站。从这些干尸残存的金黄色头发亦可看出,这些墓地的主人和五堡古墓群出土的干尸一样,同属欧洲白色人种高加索型。这进一步印证,五堡古代居民可能是早期深入亚洲大陆最远的一支白种人。

 

  大海道长500多公里,是已知的14条“丝绸之路”中最不为人熟悉、也是最危险的一条故道。这条从汉代就开始通行从吐鲁番直达敦煌的古通道,也称五船道,沿途缺水少粮,行旅罕见。公元4世纪后,古楼兰废弃,为避开险恶的白龙堆,大海道才重新受到时人的重视。5世纪高昌王国的骑兵常由此出发巡守罗布泊,唐宋以后亦通行不废。

 

  裴矩《西域图记》云:“自高昌东南去瓜州(今敦煌)一千三百里,并沙碛,乏水草,人难行,四面茫茫,道路不可准记。惟以六畜骸骨及驼马粪为标验,以知道路。若大雪即不得行,兼有魑魅,以是商贾往来,多取伊吾路。”所谓伊吾路即是此大海道。

 

  古堡前是一片环行的沙丘,跨过沙丘和城堡间的一道沟壑,就进入了城堡的范围之中。城堡下瓮城周围,留有不少人类活动的遗迹,地上散落着许多紫红色陶片和锈迹斑斑的箭镞;刨开地表下的沙土,还能看到草木灰层和人畜粪便;最高的一间残存的房间有4平方米,里面还残存着不知哪个年代铺的草席。

 

  要上古城堡,只有沿东面约45度的土坡爬上去。到了古堡上,可以看到北面断垣残壁上还保留有用于防御和警戒时用的望孔。犀利的大风已将城墙削得格外陡峭,有些地方的城墙已经悬空,有些土坯被风化得异常狰狞。在城墙上,还可看到狼和鹰的利爪留在土坯上的痕迹,令人顿生不寒而栗之感。

#p#分页标题#e#

  荒夜妖踪,夜晚降临,造物主以飓风作刀开始自己百万年前的未竞雕刻。如迷宫一般的魔鬼城被把玩在天神之手中,置身其中的我们只感觉犹如亿万鬼魅闯入了人间。

 

  

宛如海市蜃楼 自驾穿越哈密魔鬼城

 

  暮色四合,魔鬼城里洒上了水样的月色。而天边的晚霞尚未腿尽,留下最瑰丽的一抹映照着最高处的风景。很快,最后的风景随着夜色飞升到最高处,没了依托,显得愈加孤独、遥远。

 

  当夜色完全降临,大风骤然而起。屏息之下,似乎可感到一切都复活了,各种声音开始次第出现。神灵和云彩一起飘过的声音,鹰隼展翅的声音,女子的喁喁细语,裙裾索索,犬吠鸡啼,泉声鸟鸣,猛士高歌,狂士悲吟。随着风越来越大,越刮越猛,沙石开始覆盖我们的睡袋。很快,更宏大的声响泛起来,江河的奔涌,大海的涛声,天上的惊雷轰然而出。

 

  几乎每一个夜晚,大自然都在以风力继续着对这片3600平方公里地貌的雕饰。

 

  离开艾斯克霞尔古堡,车在魔鬼城里像只甲虫般小心翼翼地向前爬行着。随着对魔鬼城的深入,我逐渐进入一种失语状态中。魔鬼城如神灵的想像力一般莫测,非人之笔力所能及。

 

  仅魔鬼城之外在形象即已突破我想像力的极限。金色的基调上,有的像驻守城池披坚执锐的勇士,可闻号鸣箫咽之声;有的形如万马狂奔,可感觉它们疾如飓风掠过;有的如千驼相聚,可望见流沙飞扬;而如神佛者更多,相貌或慈或善,或怒或恶,或坐于莲花,或行于天际,无不形神兼具,栩栩如生;还有静坐修身的喇嘛,虔诚无比的朝佛者,婀娜妖艳的空行母。每一种景象,若稍稍变换角度,则又是不同的奇景,似人非人、似物非物、似神非神、似幻非幻。

 

  我们走走停停,到了黄昏一算,竟还走200公里,到了沙尔湖。一路的砾石、一路的尘土。魔鬼城像个迷宫,就连向导也常常吃不准方向。人和车显得那么的渺小。车胎磨损很厉害,自出发到现在。我们已更换了两次车胎。

 

  当我们走到噶顺戈壁,人类的痕迹越来越少,好象是行走在月球上。这是一个有着低矮小山的准平原,地貌呈风蚀剥蚀形态,遍布砾石、碎石和流沙,是我国石质戈壁(石漠)分布最广的区域。这里降水量极少,地表水和地下水非常缺乏,且含盐量高,气候极为干旱,到处呈现极度荒漠化的景象,是世界上大陆性气候最强烈的地区之一。这里的戈壁上分布着成片的硅化木,距今已有1.2亿~1.4亿年的历史,是侏罗纪时期的历史遗存。大量硅化木的发现说明魔鬼城曾经拥有大片茂密的森林。

 

  离开嘎顺戈壁,过了石树煤矿,越野车走上了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我们已经看到了绿洲。回头望去,身后是一片海市蜃楼,这使我们两天来所看到、所经历的真实的一切在瞬间幻化成了一片虚空。

旅行微游记时时更新你的旅行动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