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冬日 沉醉在北国冰城哈尔滨的童话世界

时间:2011-12-19 22:58 来源:新浪旅游 作者:新浪旅游

  为了争取时间玩哈尔滨,我一大早就起来了。早晨洗漱的时候发生一件好笑的事情,我和飞歌住二楼,二楼有几个房间,我方向感很差,到公共洗漱间刷了牙,转身便忘记了自己住哪里,急冲冲打开房门,一看吓了一跳,全是男人,赶紧退出来。后来大家笑话我说幸好看到的不是光着膀子的东北汉子。

 

防洪纪念碑上的白鸽
防洪纪念碑上的白鸽
 

  哈尔滨的中央大街是今天的第一站,这里距离旅馆很近,走路就能到。中央大街其实很长,我方向感差,到了岔路口就走了中央大街的一边。

 

中央大街冰雕
中央大街冰雕
 
 
中央大街冰雕
中央大街冰雕
 

  中央大街上也有很多的冰雕,昨晚其他同伴就在这里欣赏的冰雕,说起来这里的冰雕也没比兆麟公园差很多,不用花钱就能欣赏冰雕,也不失为一个选择。

 

建筑
建筑
 

  在来到哈尔滨之前,我一直听说了俄式建筑给这个城市带来的优雅感觉,然而当我到了这里,才发觉实际来到哈尔滨的感觉,没有照片和想象中那么好。

#p#分页标题#e#

建筑
建筑
 
 
建筑
建筑
 

  哈尔滨的街道上都结了冰,走起路来非常滑,必须小心翼翼。然而道路结冰自然不是我对这个城市评价一般的原因。大街小巷上相当不让人舒心的卫生状况或许是让人不太愉悦的最大原因。和南方城市不同,冰天雪地里如果街道不干净,清洁起来更困难,许多脏东西,脏水,垃圾,甚至呕吐物,都被冻成固态,寒冷让这个城市的卫生状况显得更加糟糕。

建筑
建筑
 
 
建筑
建筑
 

  虽然届中央大街的建筑是以俄罗斯风格建筑风格著称,不过哈尔滨的空气看起来并不好,加上光线一般,没有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俄式建筑在中央大街基本上只能看上半部分,下半部分和熙攘的人群以及不算干净的街道结合起来,便显得不是那么唯美。

#p#分页标题#e#

建筑
建筑

  非常喜欢这个红色的屋顶。

雕像
雕像
 

  俄式建筑上的雕像,很难让人想象到这是在中国。

  匆忙走完了中央大街,赶往索非亚大教堂。索菲亚在我看来是哈尔滨城市建筑中的亮点。可是很不幸的,昨晚我没有看到索非亚的夜景,今天早上则发现,索非亚上午的光线是不好的,下午才是顺光,郁闷!

 

索非亚教堂
索非亚教堂
 

  索非亚教堂是不折不扣的俄式建筑教堂,让人不出国门就感受到浓厚的异国风情。

教堂上方有很多鸽子
教堂上方有很多鸽子
 

  其实教堂上方有很多鸽子,如果有时间在这里等待,这里是出片的好地方。

#p#分页标题#e#

建筑
建筑
 

  索非亚教堂周围的环境并不如教堂般优雅,不过教堂面的其他建筑上方已经露出了蓝天,索非亚教堂那块依旧还是灰蒙蒙的,让人扫兴。如果有时间,等到下午顺光的时候,应该感觉好很多

 

防洪纪念碑
防洪纪念碑
 

  接着我走到了松花江边,去看防洪纪念碑和松花江。在哈尔滨看松花江的感觉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好。江面结了厚厚的冰,行人和汽车都很自在的在江面走来走去。本来到江面走一走也是一个不错的体验,可是我每次看到结冰的水面,就想到罗盛教营救朝鲜小孩子的故事,总感觉这冰面上隐藏着危险。可是记得2003年的时候,我在北京颐和园也曾经和一个偶遇的来自东北的大学生一同在冰面上行走,当时的冰面上还铺着白雪。高一的时候和妹妹也一道在北京颐和园的湖面上坐冰车,那个时候也不怎么害怕。可见人都是这样,年纪小的时候无所畏惧,现在老了许多岁,便开始瞻前顾后。在松花江边走着,迎面走来两个女孩,定睛一看,居然是风子和飞歌。看到我,飞歌像母亲一样唠叨起来,说这么冷,衣服的帽子也不扣上,口罩也不戴,本来就生病了再这样就要加重。我说手太冷了没有知觉不方便扣,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啊,现在的我已经不仅仅是手无缚鸡之力,而是手无扣纽之力了。飞歌帮我戴上羽绒服的帽子,并扣紧纽扣。飞歌虽然年纪小我许多,有时候看起来却像个大姐姐,帮我穿戴帽子的时候,一股暖流从飞歌的手上经由我的帽子传递到心中,心里顿时暖暖的。

  风子今天穿的很单薄,瑟瑟缩缩嚷着要回去了。来到江边,不免俗的要来张到此一游,可我却兴致不大,在同伴的要求下才终于站到了江边欢乐谷的前面拍一张。经过飞歌的包装我的造型已经与雪人有几分相似,被冻到毫无知觉的脸部已经很难做出表情,费了好大力气才终于把嘴角造型成上扬状态,不过回来一看着笑容还蛮慈祥的嘛。我甚至怀疑,如果这样的表情持续几分钟,将被定型成为永恒的微笑,说不定被千古传颂的蒙娜丽莎的微笑就是这样造就出来的。

  顺应风子的要求我们准备离开江边去寻找温暖的地方,临行前看到江边卖着各种东北特色的东西,其中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冰糖葫芦了。一路上很多地方都有卖,美景太多居然完全忽略了它,现在仔细看看,这些冰糖葫芦不光看着好吃,拍起来也特别有感觉,而且吃起来味道也是绝佳,和南方的冰糖葫芦不可同日而语哦。风子买了三串请我和飞歌,我们一人一串带着,准备午饭的时候吃。

冰糖葫芦
冰糖葫芦

  冰糖葫芦的另一个品种——香蕉片,好像是东北特有的。

#p#分页标题#e#

小工艺品
小工艺品
 

  松花江边卖的小工艺品,但是看起来并没有我在兰州买的那些那么精致。俄罗斯套娃应该算是这里的特色工艺品,可是我却不觉得漂亮,连拍的欲望都没有。

防洪纪念碑的上方,一只鸽子在盘旋
防洪纪念碑的上方,一只鸽子在盘旋
 

  准备离开了,突然间看到纯美的蓝天下,防洪纪念碑的上方,一只鸽子在盘旋,好像就要停到防洪英雄雕像的手上了。

  松花江边并没有带给我们很多惊喜,哈尔滨的气温也果然很低,我们都有点受不了了,留影后匆匆离开准备去吃午餐。跟着风子进了一家中档快餐公司,午餐是风子请客,她是我们队伍中的富婆,我也占光了。在餐厅里很暖和,都不愿意挪步了。午饭后我们又到附近的特产超市买了一些手信带回家。在哈尔滨的时光就这样溜走了,转眼就到了得去坐机场大巴的时间。我和风子告别了飞歌,回到旅馆,拿了行李去坐公车转机场大巴,路上又碰到了灵医,大家相约广州再见。哈尔滨的机场大巴班次不很多,而且塞车严重,所以需要提前很多离开。在大巴上看到的哈尔滨,不很整洁也不很干净,和早晨逛街的感觉差不多。到哈尔滨机场后等待了两个小时,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至此,东北行宣告结束。

  我拖着病怏怏的身体回到广州,由于路上未能及时治疗和休息,回广州后病情也加重了,在医院差点就晕倒,发烧呕吐一病不起,在床上一卧就是好几天。后来病情虽然有好转,可是用了三个月才痊愈,可见东北严寒气候的功力。可是,我不后悔!一年以后,回首这段旅途,依旧能清晰的想起那些如梦似幻的场景——雾气缭绕的鸭绿江,雾凇岛上的玉树琼花,羊草山上雪樱飘飘,雪乡的童话世界,以及长白山上未见天池的遗憾。尽管旅途中也碰到过宰人的的士司机,撞车事故以及胖头鱼半路的变脸,但是在东北遇见的热情爽直的李大姐、胡大姐,未曾谋面的木林森给予的无私帮助,完全足以让那些不愉快烟消云散。与同伴们一起挤在暖炕上睡大通铺,一起在严寒中被冻成“雾凇"的一幕幕,令人难忘。亲爱的同伴们,我想起飞歌帮我戴上帽子扣上纽扣,灵医半夜起来给我切生姜止咳,为我拍打身上的落雪,小婧给我递来一杯热茶,警官给我乘上一碗热饭,阿芬塞给我一个热鸡蛋,风子递给我一串冰糖葫芦,崔欣认真的当着GPS向导……旅途中的点点滴滴,同伴们的关怀,在东北这次特殊气候的旅行中,更令人感受到温暖。所以,即便病了三个月,我依然如此庆幸我曾经有过这样的一次旅行经历,让我认识你们,让我感受这一切。我不知道未来还是否会有在同样的寒冬踏足东北的时候,但是东北的冬日美景和这些美好片断,必将永远的留在我的脑海中,成为和那些白雪一样最冰清玉洁的美好回忆。再见!东北!

旅行微游记时时更新你的旅行动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