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前行 用相机记录旅行中的点点滴滴

时间:2012-06-19 10:32 来源:新旅行 作者:一路风尘

       【导语】:我把我发现的所有有趣的、滑稽的、美丽的、悲伤的东西都拍下来。照片对于我来说可能就是有效地和别人交流的载体吧。
  【关键字】摄影师 旅行

   认识罗伯特•克拉克

  

 

 

  克拉克在摄影方面赢得了众多荣誉。其中包括荷兰世界新闻摄影大赛的奖项,美国国家杂志奖最佳专题奖。他的照片出现在40多本书和许多著名出版物上,包括《时代》、《体育画报》、《德国国家地理》、《名利场》、《明星》和《明镜周刊》等,在克林顿任期内他还是第一夫人希拉里的主要摄影师。

  罗伯特对于摄影的痴迷从青少年时期就开始了,他总是忍不住会在回家的路上停下来拍照, 从我自己开车以来,因为要拍照的缘故,我就经常迟到。我的父母对此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带着新闻和大众传播学学位从学校毕业后,他先是在家乡海斯的一家日报社工作了一段时间,但他很快就离开熟悉的家乡和舒适的工作,带着相机踏上了征程。在他的早期行摄生涯里,克拉克与作家巴士•巴幸格合作出版了一本名为《胜利之光》,描写得克萨斯州敖德萨高中橄榄球队员生活的书。这本书相当成功,后来被改编为电影,还被NBC拍成了电视剧。

  这不是罗伯特唯一一个成功占据了主流报纸和电视新闻大量篇幅报道的摄影项目。2005年,以创新精神而闻名的克拉克在索尼爱立信的资助下,用50天环游美国,用手机摄像头记录美国的美丽和多样性。“这次旅行,我更多地了解了这个国家,并且重新发现了采风的激动人心之处。”罗伯特回忆道。当时手机摄影还是个新鲜事物,但罗伯特对于摄影技术的发展抱着开放的态度,他不但精研用光的技巧也勇于尝试各种设备。 自从1991年我搬到纽约之后,陆续用过8×10、4×5、6×7、35毫米等格式的相机。不管是什么样的相机。每一次去适应一台新的相机,或者让它用起来感觉到舒适,都是一件即痛苦又让人兴奋的事。”美国摄影杂志把他的每段旅程的作品上传到网站,后来还在纽约的美术馆展览。而用这些手机照片结集出版的《印象美国》,成为第一本公开发行的用手机拍摄的摄影书籍。

  手机拍摄美国之后,罗伯特感悟颇多。 这次旅行让我能够重新返回到摄影的根本上,那就是去拍摄那些生活赋予我的东西。我把我发现的所有有趣的、滑稽的、美丽的、悲伤的东西都拍下来。照片对于我来说可能就是有效地和别人交流的载体吧。”罗伯特也确实是这样做的,他随时以摄影师的视角准备着。“9•11”发生时,罗伯特在布鲁克林的威廉斯堡街区自家的屋顶上,拍摄了世贸中心遭袭击的照片,并在纽约陷入混乱之时,第一时间进入世贸并做了报道,这篇报道不但感动了世界,还获得荷兰世界新闻摄影大赛的奖项。

  罗伯特坚信摄影师必须发现自己的激情,拍摄自己热爱的事物,这样才会有更成功的作品,在这摄影之路上找到自己的声音。盛极一时的柬埔寨吴哥文明一直是罗伯特在亚洲最中意的拍摄地点之一。“2000年,我第一次前往吴哥是以一个普通游客的身份, 在吴哥的遗址中看着月亮和太阳分别升起,那真是令人沉醉的体验。”2009年他终于获得机会作为摄影师重返柬埔寨。为了拍好800多年前曾拥有世界上最大城区的吴哥窟,展现吴哥那些恢宏而独特的建筑,罗伯特在踏上吴哥之旅前作了充分而细致的准备。“我尽可能多地读关于吴哥的书籍,我想如果能够对这里的历史和文化有透彻的了解,那么照片会从这些研究工作里获得莫大的益处。”他的努力没有白费,他拍摄的吴哥建筑,从细微处体现了吴哥的深厚历史,散发着独特的魅力。

  出发前有备而来,在拍摄中百折不挠。摄影生涯里,罗伯特的足迹遍布全球,很多时候正是这种精神成就了他的成功。对罗伯特而言,那次为了拍摄中国汉代遗址的丝路之旅至今都还让他记忆犹新。 当时我的车开进了一片美丽而荒凉的旷野。46摄氏度的高温下,我们还遇到了一次巨大的风暴,那是我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大的一次。风吹得人几乎无法站定。不过风暴却带来了让人惊喜的光线。”当时罗伯特要寻找现在还能使用的汉代灌溉系统,根据他的调查,这一地区仍然存在这类设施。 这时候,我看到一个农夫还在风暴里坚持工作,就下车朝他走去。我在大风中走了差不多半英里,好几次差点被风吹走。那农夫看我从漫天风沙中显出身形大吃一惊。我不会说汉语,我的翻译因为大风也不在身边,我只能跟着莫名其妙的农夫,举着相机拍他一步步走过田野。他不断对我挥手好像在说‘别跟着我!别跟着我!’走了一圈,他居然走回田里开始用那原始的灌溉系统浇水。那真是神奇的一天,我几乎每走一步都能拍到好照片。”而在德国巴登豪森的一所医院,为了拍摄人工移植心脏的报道,罗伯特和助手坚守到凌晨。 我父亲也有心脏问题,我想这样的故事可以影响人们的生活”。凌晨四点,医生们准备心脏移植。“医务人员推进一颗盛在盒子中的心脏。拿掉塑料封条,你能看见它仍在跳动。 医生对我说: 你有三分钟’。”漫长的等待没有白费,罗伯特说, 这时我意识到我有多么幸运,很少有人会获得像我这样的拍摄机会。”

  旅行和摄影带给罗伯特许多永生难忘的瞬间,但他总是留恋自己和妻子在纽约布鲁克林的家,旅行结束后他会说:“一次旅行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时间概念,也就是说它一定会结束。不同的是,旅行结束后,我会非常想赶回家。家里有我的妻子,我的家庭,还有威廉姆斯伯格大桥。我已经十分想念纽约了。”

旅行微游记时时更新你的旅行动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