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花瑶族:打开女儿箱里的秘密

时间:2012-06-20 16:00 来源:环球人文地理 作者:弯弯

  在湖南隆回地区雪峰山的崇山峻岭中,有一个叫做“小沙江”的镇子。镇名看似平淡,可是当地人却会告诉你——这个名字是建国后才改的,从前这里并不叫“小沙江”,而是叫“小杀光”。据史料记载,清雍正年间,原居于此的少数民族部落不满清廷的压迫揭竿而起,结果遭到了血腥镇压,一时间这里血流成河,尸骸遍地,这个部落遭到了灭族屠杀,幸存者逃进了更深处的莽莽大山,从此再没有回来。而这片地方便被后人形象地称为“小杀光”。

每逢有花瑶妹子出嫁,寨子里就像迎来盛大节日一样,他们用特有的方式迎送新人,以求为自己的寨子添丁添福。花瑶的婚俗当属世界上最古老、最具民族个性的婚俗,古朴、纯真且又疯狂浪漫。
  每逢有花瑶妹子出嫁,寨子里就像迎来盛大节日一样,他们用特有的方式迎送新人,以求为自己的寨子添丁添福。花瑶的婚俗当属世界上最古老、最具民族个性的婚俗,古朴、纯真且又疯狂浪漫。

  当年被屠杀的部落究竟是什么民族?有多少人幸存了下来?如今又居住在何方?小沙江的新居民对往事已经一无所知。而就在上世纪80年代,一位民俗工作者在距离小沙江镇不远的虎形山(雪峰山支脉),意外地发现了一个被古树环绕的村寨——寨子分散,与世隔绝,坐落在雪峰山脉海拔1300米以上的高寒地区,群峰叠嶂、地势险峻,常年隐藏在茫茫大雾之中。寨民们有着自己独特的语言、服饰和风俗传统,与居住在周边的百姓完全不同,而且寨子里的人除了赶集外极少与外界联系,更是从来不与外界通婚……这个寨子里居住的究竟是些什么人?他们与当年的“小杀光”是否有联系呢?

花瑶的头饰十分亮丽,制作时靠自己的双手和脚趾头的灵巧配合——先用红黄两色毛线编织成一两百米长的彩色花辫,再一圈圈地往头上有序地盘缠而成,前面微微翘起,状若葵花,火红火红煞是好看。
  花瑶的头饰十分亮丽,制作时靠自己的双手和脚趾头的灵巧配合——先用红黄两色毛线编织成一两百米长的彩色花辫,再一圈圈地往头上有序地盘缠而成,前面微微翘起,状若葵花,火红火红煞是好看。

  花瑶由来:“女儿箱”里的绚丽挑花

  上世纪80年代初,一位隆回当地的民俗摄影家在小沙江采风时,无意间闯入了虎形山上一个叫做“崇木凼”的寨子。寨子里遍布千年古树,传统的民居掩映在青山之中,而最让摄影家心动的,是寨里女人们的着装——火辣抢眼的色彩、精湛繁复的挑绣,在其他地方从未见过。女人们娇美的身影闪动在绿意葱茏的山野田间,俨然束束耀眼的山花,摄影家不由自主地举起了相机……

  所有的这些服饰,全都精美而讲究,几乎世间一切亮丽、抢眼的色彩都在她们身上充分展现——外衣是镶了红布边、缀着红布扣的黛蓝色无领对襟长衫;头巾风格奇异:先将红黄两色毛线编织成一根百米长的花辫,再一圈圈地盘缠到头上,状若葵花、大过斗篷,火红火红煞是好看。

男方送礼的几十号人丁,个个挑着沉甸甸的礼担
男方送礼的几十号人丁,个个挑着沉甸甸的礼担

  然而,这一身服饰中最精美的,是女人们的挑花筒裙。

  这些筒裙全用挑花绣成,挑花图样纷繁复杂——树木花草、飞禽走兽、人物生活、古老传说,应有尽有。但凡是平常日子里能见到的,裙子上都能绣出来。挑花风格大胆随意、天马行空,而绣一块筒裙所需的针数,竟达30多万针!

#p#分页标题#e#

  与美丽初次相遇之后,这位摄影家就经常带着相机,跋山涉水走进这座寨子,专门跟拍女人们的艳丽衣着。

  后来,摄影家与寨民们渐渐熟识了——他打听到寨子里的每个女人都有一手“挑花”的绝活,“挑花围腰,又俊又俏”,挑花的手艺自古就世代相传。她们从六、七岁起,就要在母亲的严格规训下穿针走线,学着挑花。年复一年,倾其心智,从不间断,到十六七岁出嫁时,正好可以为自己准备四五套嫁妆,而那些挑花挑得好的姑娘在青年人看来,就是贤良淑德,不会挑花的则被称做是“嫁不出的傻阿妹”。

热情奔放的舞姿
热情奔放的舞姿

  另外,摄影家还在走访中得知,从汉代起,这里的每个女人一出生就会有专属于自己的“女儿箱”,一生相随,不舍不弃。每个女儿箱,都是一个神秘绚丽的世界,里面锁着一个女人一辈子做出的二三十块挑花,作为出阁的嫁衣、节日的盛装……女儿箱里每一件挑花裙绣都是一帧精湛的艺术品,凝聚着女人一生的心血和对幸福的期许。它忌讳男性观赏,即便是自己的丈夫也难得一见。

  为了拍摄到“女儿箱”里的挑花图案,这位摄影家跟寨里每一位女子谈心交友,希望能说动她打开女儿箱。

花瑶族妇女
花瑶族妇女

  有一次,为了拍摄到一位老太太珍藏了一辈子的女儿箱,摄影家费尽心思,但得到的回答却让他失望——“要过老(去世时用)的,不能看。我要扯猪草去了。”老太太语气坚定地拒绝了。

  “我陪你,小时候也帮家里做过事的。”摄影家背起篓,陪她扯了半小时,又把猪草背到溪边洗了,回来剁了,又烧火炊煮。绝口不提箱子。

绚烂的花瑶服饰
绚烂的花瑶服饰

  也许是精诚所至,几天后,“咔嗒”一声,老人在里屋打开了女儿箱,一件件挑花被拿了出来,摄影家的眼睛亮了。“看你心诚,干脆晾晒一下啊。”老人爽朗地笑道。屋子里立刻艳丽一片。

  根据寨民艳丽如花的服饰和当地少数民族分布特点,摄影家给他们取了个美丽的名字——花瑶。后来,这个名称竟约定俗成,流传了下来。而有关花瑶人的族源,也在摄影家来访之后渐渐清晰:他们就是当年起义部落的后裔,寨里流传至今的祖先故事以及一幅幅关于祖先起义、迁徙的挑花,都说明了花瑶人的来历。

#p#分页标题#e#

  拜树为父:

  奇特的古树崇拜

  都说瑶寨总在大山之中,深藏不露,那一定是很难相见了?

  不,实际上,花瑶很好找,只需要朝大山远远望去,哪个山坳上立有枝干遒劲的参天古树,那里就一定有花瑶人家。

花瑶人以树为神,因而在他们居住的山寨里古树林立,俗语称“有古树的地方就有花瑶人家”。夏天,一棵棵古树枝繁叶茂,绿意苍翠,满林子的鸟飞莺啼。
  花瑶人以树为神,因而在他们居住的山寨里古树林立,俗语称“有古树的地方就有花瑶人家”。夏天,一棵棵古树枝繁叶茂,绿意苍翠,满林子的鸟飞莺啼。

  花瑶人爱树,他们认为古树饱吸天地灵气,早已是神,时时刻刻都在庇佑着自己,所以花瑶人对树十分亲近,又倍加敬畏。若谁家的小孩生来“八字太冲”,不服父母带养,认“寄父”(名义上的“养父”)又无人敢接受,最好的办法是寄给古树——拜古树为寄父,逢年过节就去祭祀,同样可以消灾解难、逢凶化吉。

花瑶“呜哇山歌”被称作“民歌中的绝唱”。花瑶男女们在山间劳作或是闲暇时会以对歌的方式进行交流,歌词可以即兴发挥,看到什么唱什么,想到什么唱什么,只要能够把自己的情感表达出来就行。
  花瑶“呜哇山歌”被称作“民歌中的绝唱”。花瑶男女们在山间劳作或是闲暇时会以对歌的方式进行交流,歌词可以即兴发挥,看到什么唱什么,想到什么唱什么,只要能够把自己的情感表达出来就行。

  而花瑶人的葬俗也与树木联系紧密:寨中老人过世后无需铺张吊唁,白布一裹就埋进墓穴,坟堆和墓碑一概不要。至于后人要祭拜,去古树前磕头就是。逝者的肉体化作滋养古树的肥料,而魂灵也已融入古树,是彻底的天人合一了。

  花瑶人祖祖辈辈都与古树相依为命,他们对树木格外虔诚,一代一代,谁都不会贸然去伤害它们,既便是树木枯朽倒地,也不敢拖回家使用,而是让其自生自灭、还原于土。

地处大山深处的花瑶人为了生存,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下,营造出令人叹为观止的梯田。那一层层梯田恰似一道道天梯,从山顶垂挂到山脚,成为花瑶聚居地又一绝景。
  地处大山深处的花瑶人为了生存,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下,营造出令人叹为观止的梯田。那一层层梯田恰似一道道天梯,从山顶垂挂到山脚,成为花瑶聚居地又一绝景。

  在崇木凼花瑶寨的入口处,耸立着一块高大的“禁山碑”,禁山碑立于光绪九年(公元1883年)腊月二十八日,虽然碑文字迹风化,但“山林永远蓄禁”的主题还清晰可鉴。从这块石碑就可以看出花瑶人封山育林的决心。

  上世纪80、90年代,花瑶寨附近的无数山林都在“伐树变钱”的浪潮中毁于一旦,唯有花瑶民众不信邪,面对外人贪婪的斧头,寨中长老组织寨民一人抱一棵树,誓死捍卫山上的一草一木。后来,外面的大山都秃了,唯剩这莽莽瑶山千林竞秀,愈加葱绿。如今仅在崇木凼寨寨墙内,树龄500年以上的栎树就有100余棵,而最长寿的“树王”已有1800年树龄。

#p#分页标题#e#

  婚礼之上:“新郎作苦力,新娘不得入洞房”

  每逢有花瑶妹子出嫁,寨里就像迎来盛大节日一样,人人都欢喜雀跃,共同庆祝这件为全寨添丁添福的吉事。

  花瑶婚礼从提亲到完婚,需经历一连串古老、神秘的繁琐礼仪。在花瑶寨子里,没有“媒婆”,只有“媒公”,上门提亲说媒的大多是能言善道、知识广博又受人尊重的汉子,人称“媒人公”。媒人公前两次的提亲,女方家按“惯例”是不会答应的,如果第三次去提亲女方父母还是不答应,在姑娘默许的情况下,男方可以聚集一群汉子冲进女方家,直接向女方父母送聘礼抢亲。

对歌定情
对歌定情

  送礼这天,男方的几十号人丁,个个挑着沉甸甸的礼担,在“媒人公”的统领下,天不亮就赶到了女方门前。媒人公的重要标志是手拿一把不打开的红色油纸伞和身挂红、绿、黄、青、蓝五色布花的大公鸡。接亲队伍在离女方房屋30米左右远时,媒人公要停下来,摆下神秘的“五子飞棋”,目的是“警告”看热闹的人群不要再走近了。

  去接新娘的路可不是容易走的,这时抢亲队伍已经被一张摆满酒的长桌拦住。一阵热烈活泼的女声合唱传来,原来女方家族里的数十位姑娘早已一字排开,挡住了进门的必经之路。盛装的姑娘们手捧斟满米酒的木制海碗,齐声唱着“呜哇”山歌,这就是传说中的“拦门酒”。双方几经“拦门对饮”的斗智、罚酒,媒人公方得登堂入室。

田间劳作
田间劳作

  在这热闹的同时,新娘会偷偷把媒人公带来的红伞拿进闺房,再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和早已做好的12个绣球依次吊在伞骨上,再扎拢伞放回神龛处,以托媒人公在婚礼结束后向爱人捎去一片真心。而这伞,在途中是决对不可让他人打开的。

  经过这么一翻折腾,新娘终于娶回家了。可是奇怪的是,在别的地方,新郎、新娘是婚礼的重点,而在花瑶,热闹的是宾客,新郎新娘却寂寞得很——新郎只管帮忙做家事,或者同样挑着礼担,随意夹行在送礼、迎亲的队伍中,所以不知详情的外人根本就看不出哪位是新郎。而新娘则“更惨”,新婚之夜不得入洞房,而要在堂屋里独坐冷板凳,不能吃也不能喝,只能静静地捱过寨子这欢腾、喧闹、多情的夜晚。

  从各个方向赶来祝贺的人们,几大碗米酒下肚,抛却了往常的一切羞涩、沉稳、压抑和劳顿,兴高采烈地唱呀、跳呀、喊呀、笑啊……热闹的婚礼席上,酒过四巡,炮竹骤响,一名中年男子突然夺门开溜。这时,守在酒席门外的姑娘们一涌而上,将早已备好的湿泥拼命地朝他身上乱涂乱扔。被姑娘们追来打去的这名男子,虽然满副狼狈,却是兴高采烈。原来被围攻的便是“媒人公”。

大山深处的奇葩
大山深处的奇葩

  揪打“媒人公”的习俗叫做“打泥巴”,是新娘的闺中好友们,因“媒人公骗走了我们的好姐妹”而惩罚他的方式。“媒人公”身上泥巴涂得越多,证明女方家里对这门婚事越满意。而媒人公穿着这满是喜泥的衣服回去后还不能够洗,要在家里挂上三天,因为这个代表着吉祥,寓意这对新人会夫妻恩爱天长地久,身上的泥巴越多还说明了这个做媒的越厉害。

  婚宴结束,夜幕降临。姑娘、小伙子们在寨子中央燃起熊熊篝火,人们围坐篝火聊天叙情。其中最撩人心扉、最劲爆的活动要算其中的“炒茅壳里”和“蹾屁股”了。“炒茅壳里”是用来惩罚在对歌中败阵而又小气的男子的一种方法——篝火对歌时,若对歌的小伙子敌不过姑娘,姑娘们就会冲上前,按住手脚将他抬起,岔开双腿把他往篝火上送,用熊熊的火焰烤着屁股,那个难受啊……

  “蹾屁股”在瑶语中又叫“打滔”,就是男子们坐在长条凳上,姑娘、大嫂们轮流转过来,用屁股在男子们的大腿上使劲地蹾。一个个女性弹而跳起,又狠狠蹾落下来,落坐到男人们的腿上。如此蹾下又跳起,跳起又蹾下,在一片欢叫声中反复地循环。篝火越烧越旺,人们胸中迸燃的焰火也越来越旺。在这种淳朴的民俗里,充溢着一种单纯的快乐,所有的劳累、心事与郁闷都会在此刻抛到九霄云外了。

  文:弯弯 图:老后 刘景成 李乐浣

旅行微游记时时更新你的旅行动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