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南太湖:烟波浩渺隐蓬仙(组图)

时间:2012-06-22 09:17 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作者:许志伟

  南太湖清冽的早晨,星星点点的老式水泥木桅帆船在日出柔和的光线中获得一个个大小不一,精致而经典的剪影。布质船帆上那点破洞,大咧咧地弄出些动静,苇荡里的苍鹭不堪其扰地惊了起来,刺破湖面薄薄的雾霭,遁到滑腻不堪的岩石上去,依旧缩着长脖子,雕塑般地立着不动。小城湖州在太湖渔家升帆的呼啦声中苏醒,和以船为家的渔民一样,因滨湖而得名的湖州同样离不开烟波浩渺的太湖水,软糯悦耳的吴语,灵秀惠巧的百姓。城、人、水相互成全着,滋养着,笃定而悠然地走过了漫长的二十多个世纪。

  小镇南浔,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穿过昏暗且混杂着机油味道的楼道,站在镇里一处破旧脏乱的仓房楼顶,南浔百间楼鳞次栉比的风火墙即可一览无余。这个铺满沥青的旧楼顶是看南浔全景最好的角度,没有之一。高度带来的立体感逐渐迷离了时间的斑驳,只有船娘的木桨弄开些许涟漪,才拽回到现实的空间里。雨很大,砸在瓦片上噼里啪啦地响,雨点甚至在石板路上溅起薄薄的水幕,雨为江南魂,过犹不及,并不是想象里江南的味道。

登高俯瞰,南浔百间楼鳞次栉比的风火墙净收眼底
登高俯瞰,南浔百间楼鳞次栉比的风火墙净收眼底

  但这里是江南真正意义上的临水而居,四百多米长的青石板路,讲述着“百间楼”的演义:明代礼部尚书董份归隐南浔后,其孙子与南浔白华楼主茅坤的孙女结亲,迎接新娘的时候,茅坤家嫌堂堂董尚书家里的房子不够宽敞,就遣媒人对董家人说,女方有一百个陪嫁的婢女,你家太小,住不下。老尚书笑言,不妨,我马上造一百间楼,给你家每名婢女住一间。遂依河而建,立屋百余间,故曰“百间楼”。

  “四象”、“八牛”、“七十二只金黄狗” 这是南浔坊间以财富多寡来称呼镇上的江南四巨富、八位大富以及繁若星辰的大小财主们。一个多世纪前,凭借中国近代最大的丝商群体, 南浔在清代末年成为巨贾云集的全国蚕丝贸易中心。“湖州一城,不抵南浔半镇”并不是民间的演义。事实上,在明代万历至清代中叶,南浔已然“耕桑之富,甲于浙右”,其得以成为江浙雄镇,几乎完全依赖蚕丝业和缫丝业。

  财富英雄之外,南浔历来不缺文人墨客。自从南宋淳祐十二年(1252),南林、浔溪两镇各取名字中的第一字,合建为南浔镇以来,崇儒尚文的民风为南浔赢得了“九里三阁老,十里两尚书”的美誉,宋以降,南浔出过41个进士,56人赴京为官。而今,南浔籍的两院院士亦有8人之多,文风、文云之盛,冠绝江南。财富与文化,使南浔拥有了浓得难以化解的历史积淀和厚重的人文孑遗。在这样的小镇里闲逛,脚下随意踩着的青石板都可能会有一段冗长的演义。

  奢靡至极终要归于平淡。白日里,小莲庄里人喧衣锦,暮色紧时,众人皆猢狲散。朱门一关,仅入口处孤灯一盏,落叶闻声,满园寂寥,谁还记得当年的觥筹交错、挥斥方遒?倒是百间楼阅尽人间烟火,寻常巷陌,三餐一宿,最耐得岁月消磨。灵动精巧的卷洞门组成骑式长街里传来了自行车清脆的铃铛声,下班的人们在沿河的长廊里赶路,说是赶路,却也是不紧不慢,一如小镇与世无争的生活节奏。骤雨初歇,各家的煤饼炉子摆到了河埠头上,主妇们张罗着锅里的菜……一河两岸,隔岸观景,相看两不厌。蜿蜒不见尽头的过街卷洞门或枕河人家小屋里橘黄色的灯光,并不亮堂,但“家”的味道却满满当当。

#p#分页标题#e#

  古村荻港,桑叶蚕丝可颐家

  67岁的荻港村民章荣毛和老伴在自家的老屋的二楼侍弄着今年第一季蚕宝宝,已经有200多岁的旧屋似乎不堪重负地发出咯吱声,混杂着蚕食桑叶的沙沙声,在老章听来,这或许就是世间最悦耳的声音。

星星点点的老式水泥木桅帆船在日出柔和的光线中获得一个个大小不一,精致而经典的剪影
星星点点的老式水泥木桅帆船在日出柔和的光线中获得一个个大小不一,精致而经典的剪影

  同样的声音会在这个千年古村落的每一处院落响起,鱼、稻、桑、蚕,本就是江南文化的根须,小村不疾不徐地按着自己的步调前行,荣辱不争,不被觊觎,像那条蜿蜒过村的小溪,波澜不惊,只有水面上的浮萍才能泄露它的行踪。同样蜿蜒的是沿溪而立的长廊和条凳,一架鸟笼诠释出了生活的意趣,鹩哥居然也是满口土话,逗人捧腹。条凳上总会有老人们闲坐,家长里短自不必说,蚕茧的价格总会引来话题。蚕桑足可颐家,在这样的江南小村里,家里不养几张蚕宝宝是不能想象的。往大里说,雪白的茧子,是家庭重要的经济来源,从小处看,丝绵被是家家户户必备的生活用品,娶妻嫁女,怎么着也得预置上几床。

  古老的宅子里,满满当当地都是油菜梗,那是为蚕结茧用的,村民们称之为“上山”。蚕“上山”了,也就意味着距离今年第一次收茧子“开秤”的时候也不远了。这是村里的头等大事,一大早,蚕农们拾掇好自己的茧子,或挑担,或撑船,或踏车,晶莹剔透的茧子在各种盛器里闪烁着。茧站就在河边的老厂房里,水泥的五角星和模糊的标语显示着它的年纪,蚕农小心翼翼地吧茧子送进满是铁锈的窗口,倒进竹匾里。然后便是测湿度,称重,拿卡片。50公斤一担的茧子,换得一张薄薄的纸卡片,而这张卡片能换来二千多元的纸币,那是辛劳几个月的报酬。蚕农们仔细点着钞票,盘算着家里的开销,算计着下一季蚕种的数目……然后,河边又会响起主妇们刷竹匾的“刷刷”声,准备着养第二季蚕,古村的石桥上又将晒起油菜梗,在秋天“桂花蚕”结束之前,这样的场景会在小村持续着,重复着。就像村里的石拱桥、石板路、风火墙,它们会老去,但传统文化和生活方式的接力将会在适合它的环境中延续下去。

  周边逛逛:

  安吉竹海、太湖芦荡、莫干山、德清下渚湖、长兴十里银杏长廊都很值得顺道游览。

  古镇有雨最佳,石板路、石桥、老宅皆因雨水浸润而质感丰富。江南六月进入梅雨,时雨时晴的天气最适宜在古村古镇进行摄影创作。南浔古镇的核心景区在百间楼,最佳的拍摄点则在镇中心的一处厂房楼顶,可俯瞰全镇。镜头选取方面,广角和中长焦都适合拍摄,尤其是中长焦,更适合古建筑局部的拍摄,长镜头的景深较浅,可以小光圈来获得较大的清晰范围。傍晚的光线也很值得期待,风火墙会染上凝重的色彩,适当地减少一些曝光量,会获得更高的色彩饱和度。荻港村的特色是老街、老桥和桑蚕养殖。村里多是老房子,养蚕的场景很棒,村民也会很热心配合拍摄。6月是蚕茧收购的旺季,各村的收购时间都不一样,但场面同样热闹,可拍到效果很棒的人文类片子。

  交通:

  湖州位于浙江北部,濒太湖,依天目。与江苏苏州无锡隔湖相望,东邻上海,有多条高速直达,交通极其便利。南浔为湖州文化名镇,有高速直达,下高速后,按指示牌行驶即可进入古镇。荻港村属湖州南浔区和孚镇,紧邻318国道、104国道、杭宁高速,沿途均有指示牌。

  住宿:

  南浔古镇是开发较成熟的景点,有各档次的宾馆可选。荻港村相对偏僻且原生态,几乎没有接待能力,建议回湖州市区。

  物产:

  湖笔为文房四宝之一,湖州善琏镇是湖笔的原产地。湖州凌娟、辑里湖丝、长兴唐代贡茶———紫笋茶、湖州羽毛扇等都是极具地方特色的物产。湖州菜式清淡爽口,讲究食材的新鲜和时令,首推百鱼宴、湖羊、白扁豆。湖州周生记的大馄饨、诸老大的豆沙粽、丁莲芳的千张包都是著名的特色小食。(文:许志伟)

旅行微游记时时更新你的旅行动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