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山南:窥见藏文化的另一面

时间:2012-07-03 10:35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陈坚盈

  对一个特殊目的地的狂热情怀是可以传染的,这也致使我们容易形成一些貌似约定俗成的旅行符号以及旅行仪式,比如西藏。  

  实不相瞒,作为一个非初次进藏者,此次西南之行,虽然轻度高原反应依然,但我已没有了起初对西藏的狂热感。每天在热闹非凡的县城大街、海拔颇高的山路小道,看着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他们或带着最初的援藏梦想,或带着临时目的擦肩而过。我会不自觉地想一个问题:我来西藏干什么?

  我想如果要我义正言辞总结此次进藏的收获,我会这样说:虽没有喝到计划中的多鞭酒,但我们终于可以不谈藏地秘境,不谈布达拉宫,连连绵不断的雪山和香火旺盛的寺庙都很少提及。

  心灵地图

  在香曲东路要么吹牛,要么思考人生

  香曲东路走九遍。

  绕过5月干枯的护城河,哼起早年台湾流行组合动力火车那首口水歌的时候,我们才只是沿着香曲东路走了两遍。与连空气都飘着恋爱味道的台北忠孝东路不同,这是四个来自南方的2B青年在长途劳车顿足之后,脱离大部队滞留山南泽当小镇的寂寥生活。

从泽当前往错那路上,遇到雪山脚下的牦牛群。
从泽当前往错那路上,遇到雪山脚下的牦牛群。

  由于正值旱季,我们并没有见到雅砻河水呼啸穿过小镇中心的浩荡气势,倒是河两边装有金属拉闸门的酒吧、发廊、性用品店以及小菜馆吸引了我们的神经。整齐的小店一路排开,沐浴在高原圣洁的阳光里,连毫无装饰效果的裸露的水泥也闪闪发亮。一夜喧嚣之后,街道上弥漫着懒散而萧瑟的气息,店家们大多还没开门做生意。

  我们突然窃喜:终于发现一个转移缺氧注意力的好去处,最重要的是它又那么乡土,还可以满足一些类似青春期的思考及猜想:越来越多的外地人来到这片土地,西藏会不会继北上广之后,成为另一个令全国人民瞩目的淘金地?不同的人带着各自的目的聚集到这里,又会多出多少惹人亢奋的奋斗血泪史与男女之情?

  走在香曲东路的中央,我们品头论足,就像农村青年第一次进城,内心止不住吹牛的欲望,并自以为自己洞悉了这座小镇的秘密。同伴几个已经迫不及待,想在夜幕降临之时,再到吃过中午饭的川菜馆里喝一杯多鞭酒,以弥补前一天没有参加哲古湖草原抢婚的遗憾。

  而我不止一次设想:或许不是你我,但肯定有某个外地人会因为这条烟火味十足的街道而在泽当定居下来,并在刚开发不久的半山腰买了房。当然,他可能对外宣称他是因为喜欢上了山南的蓝天白云,爱上高原的辽阔和深远。

  所有的思考和假设都没有结果来印证,对泽当的设想只是因为似曾相识:这大概代表了当下中国小镇的一种普遍生态,包括你我的居住地或故乡,虽然庸俗,却让一开始出生在城乡结合部的人倍感熟悉和温润。我始终认为,即使是在空气稀薄的高原,能够代表人们日常生活生态的不是自然地理与永不消逝的传说、历史,而是人类文明侵蚀之后,现实社会生态之下的街边招聘启示以及小城的普通夜生活。

  香曲东路只是一条不起眼的高原小街,走过两遍之后我却悟出一个“出来混”道理:无论身处何处,我们可以不抒发对自然与历史的膜拜,但必须随时学会思考人生。

  专业审视

  气候变暖雪山还可以坚挺多久?

  也许这个问题有点过于杞人忧天,但这又是一个不得不正视的事实。早在前几年,就有相关专家指出:在全球变暖的大背景下,地处高海拔的青藏高原升温效应比其它地区更为显著,西藏是全球变暖下最典型的受害地区。记得此次从泽当前往错那的路上,虽然可以看到雪山,但明显没有那么“壮观”。当地人也说,以前雪山是大片大片,现在正在逐渐减少,这几年特别明显。自然变化是一部分,人为破坏也必须引起重视:不止在山南地区,整个西藏地区的景区开发有点在走内地旅游开发的老路:商业利益驱动战胜长远计划。比如我们去的时候正好赶上羊湖游船观光试航,船只采用燃料驱动,最近通过媒体曝光,这项目已经被责令停止。这更应该引起我们的警惕:看起来方便且有效益的开发项目,并不适合在西藏地区开展,因为雪山地区,环境生态保护的标准应该更高。

  社区旅游的缺位恶果愈加明显

  此行的多位结伴的驴友反映:很多时候会对寺庙持“疲软”心态。很有同感,因为现在很多寺庙都不可避免地受到商业化的侵袭,比如本是规定不能拍照,但给钱后就可以拍照。钱可以解决拍照问题,这多少有点让人费解。

  而关于当地小孩子拦车要钱的例子之前已经多有听闻,此次在泽当也有碰到类似的问题。在大街上抽烟的工夫,就有小孩走过来,揪住衣服不放,要给钱,才放手。如果身边没有当地人,最后恐怕只能给钱妥协。从上面两事例可见,西藏是旅游胜地,但对社区旅游的重视还远远没有跟上来。社区旅游应该从源头上抓起:寺庙、当地人在观光旅游日益兴盛的今天,其角色定位如何处理和完善?而外来游客、当地政府、开发商如何协调与当地人的关系?西藏旅游发展这么多年,社区旅游这个问题如果再没有引起重视,恐怕会成为除了自然生态环境遭受破坏之外,另一个引发西藏旅游问题的主要隐患。

#p#分页标题#e#

  【旅途见闻】

  虽然羊湖上开发游艇观光是藏地旅游的一种新尝试,但毕竟会严重破坏环境,加速西藏危机。高原旅游持续发展,如何走出西藏危机?这里以西南地区旅游的现实资源情况为范例,除了做好社区旅游方面的工作,从旅游体验的角度看,在高原地区是不是有一些新的体验方式可以尝试和加深发展?

  1

  高原温泉是一大卖点

  在海拔接近4000米的地方泡沃卡温泉

  温泉因为地理地域的不同而呈现不同的温泉风情,与国内的平原温泉、冰川温泉不同,西藏温泉是另一方藏地风味。

  按照山南沃卡当地人的做法,根据水温和水色刻意把它们分为白水、黑水、热水、温水和冷水。白水是从曾期沟流来的雪水,在夏季,曾期河水像流过的牛奶,黑水是白金沟里流来的,他们称为德日木河。

 沃卡温泉,以四个不同的泉为主,全部分布在沃卡宗以北的草原山。 
沃卡温泉,以四个不同的泉为主,全部分布在沃卡宗以北的草原山。

  沃卡温泉则是以四个不同的泉为主,全部分布在沃卡宗以北的草原山。

  第一个是位于草原中部、曾期河南岸的卓罗卡温泉。这处温泉是沃卡水温最高的温泉,当地人相信该水可以医治百病。在泉眼边建有一个面积为364平方米的浴室。浴室坐西向东,进门后南面是会客室,北面是石砌浴池和更衣室。浴池可以从地下水渠引入温泉水和曾期河水,并分别建有小水闸,以便随时调节水温的高低,池水有出口,使得浴池中的水保持清洁。浴池面积近16平方米,在池内有一方石座位,池边有洗头池,据说每当达赖喇嘛去圣湖朝拜路经这里,都要在此沐浴、休息。

  在卓罗卡北面隔着曾期河的山坡上是一处名为觉琼邦卡的温泉,该温泉水温约45-50度,传说是当年宗喀巴大师发现并常来沐浴的地方,过去卓罗卡和觉琼邦卡两处被视为圣泉,不允许妇女洗澡。这眼泉水从山坡的裂缝中流出,水流不大。

  从沃卡宗遗址向北跨过一座小桥有一处温泉,叫帕布,泉水是从巨石缝中流出来的,在泉眼前有一个近20平方米的水池,这是当地群众最喜爱的一处温泉,每年春夏之交,人们在这里为家畜洗澡,洗去一冬在圈里染上的寄生虫和身上的灰尘。除此之外,每当人们结束一天的农活后,或是年轻人放牧归来,总是成群结队来到这里痛快地洗个澡,洗掉一天的疲劳。

  其实距离此处泉水以西不远处有另一温泉,叫民玛卡。可是有点可惜,由于附近修建水电站,此处温泉已经完全受到了破坏,当地人基本不使用。

  还有另一处温泉叫邦嘎卡,它处于帕布泉以东,觉琼邦卡泉以西。如今这里成了当地男女幽会之地,泉水从草坪下流出,水温在38度左右。

  ●攻略:沃卡温泉位于桑日县境内,距桑日县36千米,海拔3700米。泽当客运中心每天都有发往桑日县的班车,每人20元。可以住当地家庭旅馆,30-60元每人。自助游顾客可在此宿营。

  2

  节日传统需要更加重视

  到哲古草原参加牧人节

  山南地区的民俗节日有很多。虽然平常接触到的藏地旅游宣传上,也多见民俗节日的推崇,但实际上能保持原汁原味的节日风俗已经不多。

  如果来的正是时候,一定要参加哲古镇的传统节日哲古牧人节,这个节日在每年的藏历9月15日至17日举办,相对而言,这个节日风俗保持了较为完整的原貌。对于旅游开发,这也可以作为当地的一个节日开发模式推广。

  作为山南地区的主要牧场,这里是西藏原生态景区的典型代表:有多种国家级保护动物,有野驴、山羊、盘羊、黄羊、狐狸、黑颈鹤等,听当地人说,这些野生动物常常结伴而行,冬季的时候特别多。但措美县哲古镇一带属牧区,夏季牧人们赶着牲畜到离家很远、海拔较高、水草丰茂的牧场上去放牧。到了秋季,放牧的人们返回农区,与家人团聚,这就是牧人节的来历。

跳藏族舞蹈的藏族青年面对镜头,有点害羞。
跳藏族舞蹈的藏族青年面对镜头,有点害羞。

  夏天到这里,则可以选择自行在草原上开烧烤派对:一边喝啤酒一边吃烤羊肉,露营跳舞等。不过要注意的是,这里附近一带是盛产喜马拉雅雪地藏獒的地区,一些当地藏民的牧区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不要随便踏入,这些地方多有藏獒看管。除此之外,还要注意狂欢之余,保持环境洁净。

  ●攻略:哲古湖草原位于措美县县城东北部50公里处,距泽当78公里,平均海拔4500米。

#p#分页标题#e#

  3

  重建的历史遗迹很难打动人

  到朗赛岭庄园看西藏封建农奴社会的历史

  山南地区,王宫类的景点很多,但不可否认,也是多数以翻新为主,甚至有些是重建的,这也经常会让人大失所望。

  如果对西藏历史感兴趣,推荐看看朗赛岭庄园,庄园位于扎囊县扎其乡朗赛岭村境内,始建于吐蕃王朝晚期,在帕竹王朝时期形成现在的规模。这里过去是扎囊县境内的一个封建大领主的领地,该家族出过多吉扎寺的两个活佛、大学者班禅罗桑益西以及原地方政府的噶伦等著名人物。

拉经幡的人,在藏区,这是一种职业。
拉经幡的人,在藏区,这是一种职业。

  据说这个庄园自开始修建到最后完工,花费了约三十年时间。整个庄园建筑除七层主楼外,还有附楼、望楼、碉楼、花园及林卡、农田、牧场、手工业作坊等附属建筑。

  朗赛岭庄园石砌土夯的特殊建筑工艺、土石承压比例协调的古代高层建筑构思在西藏历史上非常罕见。它不仅是西藏最早的高层建筑之一,也是西藏封建农奴社会的一个历史见证。

  ●攻略:距泽当30公里,海拔3630米。泽当客运中心每天都有发往拉萨、扎囊、贡嘎的班车,可以乘坐上述班车在朗赛岭村下车,然后步行或坐拖拉机前往,也可以在泽当包车前往,车费100元。

  特产搜罗

  山南地区特产也分行货和非行货

  在西藏,我们经常会在旅游景点的周边买到大同小异的旅游纪念品和当地特产,然后抱怨普天下的旅游特产都一个样。其实西藏地区的特产也分行货和非行货。比如山南地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不同的县,出产不同的特产,这些特产很难在普通市场上买到,而需要前往实地订购。

  在贡嘎境内,最出名的就是杰德秀的围裙。杰德秀位于贡嘎县境内,是西藏历史上著名的八大古镇之一。镇内小店铺众多,家家户户都拥有一台或多台纺织机,工艺世代相传,所编制的粗呢制品及氆氇等曾为历代贡品。西藏的粗呢纺织业以此镇为最,所出产的手工帮典(围裙)色彩艳丽、耐磨耐洗,是西藏最有名的品种。

  扎囊境内,可以选择瓷器。早在吐蕃时期,扎囊就已百业兴盛。这里聚集着大量来自西藏各地及内地的手工艺人,建有陶器、瓷器、金银铜铁器及磨坊、酿造等工场,所有产品专供吐蕃上层人士使用。这些作坊的遗址至今仍然清晰可见。现在扎囊的制陶仍很发达。

  到了仓央嘉措的故乡错那,可以买勒布木碗。勒布木碗是将树根砍成球状,晒半干,经高温煮过、再晒干,才能制作。另外卡达藏刀也很出名,但需要订购,藏刀制作主要以手工为主,刀壳、刀把分别为纯银、铜制作。

  来到加查地区,就要试试加查核桃了。加查核桃以其个大,皮薄,肉质嫩而享誉高原。

  私人攻略

  1、泽当客运站每天都有发往加查县的班车,行程约4小时,每人80元。从加查县到拉姆拉错可以租车,价格面议。崔久乡可以住宿,价格在40-60元之间,自助游客可以在野外草地露营。

  2、乘坐泽当至错那的客运班车,票价每人80元,再从县城包车前往,每车约150-200元。勒布属边境地区,前往游玩的游客可在泽当边防大队或隆子边防检查站办理边境通行证。去勒布旅游一般需要两天,第一天可住错那县城温泉宾馆,价格每人80-100元,晚上可泡温泉。如有高原反应建议您直接到勒布住宿。勒布门巴度假村条件较好,每人80元。自助游客可在勒布宿营。(采写、摄影:南都记者陈坚盈)

旅行微游记时时更新你的旅行动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