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野花:世界屋脊上的生命奇葩

时间:2012-08-02 10:11 来源:西藏旅游杂志 作者:五瓣花

  红色的“藏波罗花”,橘黄色的西藏“铁线莲”,黄色的“卷鞘鸢尾”,淡红色的“紫馨”,粉红色的“点地梅”,白色的“素方花”……这些奇花异卉在自然环境极为恶劣的高原,常常缩小自身的营养体,以适应不利的生存条件,却放大它们的花冠,向外界展示其强大的生命力。

  电影《不见不散》中,葛优曾对徐帆说:如果我们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道50公里的口子,世界屋脊还留着,把印度洋的暖风引到我们这里来,试想一想,那我们美丽的青藏高原从此摘掉落后的帽子不算,还得变出多少个鱼米之乡来!

阿墩子龙胆
阿墩子龙胆

  当我漫步青藏高原时,确实无法想象这个假设。当印度洋飘进的暖风,消融了世界屋脊的冰雪,这里变成了江南的鱼米之乡,大地春意盎然,同时也会失去原有的生态。雪豹失去了耐以生存的冰天雪地;冰川开始融化,这里没有了从高山寒带草甸到山地热带雨林的跨度,当世界屋脊整齐划一之后,原有的生机将不复存在。

藿香叶绿绒蒿
藿香叶绿绒蒿

  其实如果行走在这片大地上,悠然地享受大自然赐予高原的鬼斧神工,让我们用婴儿般好奇的眼睛去徜徉这块神奇的土地,你会发现在不同海拔,不同气候带上生长着高原的四大名花:数十种以上的杜鹃;晚春时候开放的各色报春花;紫色的像喇叭花一样蓝玉簪龙胆;以及中海拔地带淡蓝色的“绿绒蒿”。这些与大地浑然天成的野花,接天露之水,吸大地之灵气,自生自灭。

#p#分页标题#e#

 

  其实,无论何处,亿万生灵都在规避着无尽的蛮荒和苍凉,总是向往着蓬勃的生机。西藏的野花也总在田间地头、干燥的岩石缝里、遮天蔽日的绿阴丛底肆意地绽放。你看,或者不看,它都在那里,兀自美丽。

  是的,如果你见到它们,请谨记: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当我们遍寻西藏的野花,寻觅那些被冷风浇灌,雪花亲吻,阳光注视下的花丛,你还会发现,它们在高原上的笑颜,如此灿烂。

报春花
报春花

  繁花似锦与偏僻荒凉似乎是对立不融的,殊不知西藏野生花卉就以她独特的魅力绽放在深山幽谷间、疏草峭壁间,这些种群丰富、多姿多彩的野生花卉,将高原的雄浑苍凉之美与花朵的艳丽妩媚之美奇妙地结合起来。而我们有幸欣赏到这一切。

  高原不只盛开雪莲

  高山上的雪莲花似乎非常深入人心,雪莲花带着雪域高原的寒气,呼吸着冰雪天地的洁净空气奋力生长。其实在藏中、藏西、藏北海拔3500~5200米半干旱的寒温带、寒带、亚高山和辽阔的高原区,一眼望去,的确植被稀疏,看似是景色荒凉的蛮荒之地,可是依然生长着一丛丛颜色鲜艳,俏丽无比的花朵。这些奇花异卉在自然环境极为恶劣的情况下,常常缩小自身的营养体,以适应不利的生存条件;却放大它们的花冠,向外界展示其强大的生命力。它们一年中的生长季节非常短,可是在高原强烈的紫外线作用下,却极尽可能地用最绚烂的身姿来应对天地的空旷和日月的苍茫。

秀丽的绿绒蒿
秀丽的绿绒蒿

  在这里,开着红色的“藏波罗花”“红花无心菜”,橘黄色的西藏“铁线莲”,黄色的“卷鞘鸢尾”“黄波罗花”,淡红色的“紫馨”,粉红色的“点地梅”,白色的“素方花”“西南无心菜”等。

  在海拔4100~5400米的草坡、石坡或石缝中,还生长着“多刺绿绒蒿”。虽名叫“绿绒蒿”,实则花瓣为蓝色,中间点缀着黄色的花蕊,它们看似漫不经心地生长着,却是无比坚强地生活在这干寒、贫瘠的地带。当6~9月你来到西藏,在很多地方都能见到这种有着顽强生命力的植物。它们的枝杆上带着刺,似乎不让人轻易可以靠近,可是它们头戴露珠的点点微笑,却让我们看到它深藏于心的安然和自得。

#p#分页标题#e#

 

  在七八月来到海拔4000~5000米的山坡裸地上,会看到一些轮廓为不规则的半圆球形的花,埋藏在莲座丛中,花色为白色或粉红色,其花蕊中部为紫红色。这是报春花科“点地梅”,它们星星点点地散布在裸露干旱的土地上。名字中虽带有“梅”字,可是与我们平常所见的梅花迥然不同,它的花期在最热的7~8月。只不过在高寒地带,即使是炎热的夏季,昼夜温差也非常大,所以耐寒是它的本色。而昌都的“点地梅”,则花开紫色,却又喜凉爽,与普通的点地梅有着截然不同的习性。其实不管何种点地梅,都星罗棋布地缠绕在绿色的土地上,它们群发而生,也显示了一种凝集的力量。相互支撑,相互依靠,相生相息,彼此鼓励着在这孤寒的海拔之上,成为这里最亮色的花朵。

  还有淡蓝或近白色的“天蓝龙胆”,还有叶呈莲座状,花冠呈淡紫或紫红的“独一味”,以及带有幸福花语的“卷鞘鸢尾花”,都生活在这干旱瘠薄的土地上。

  所以你不要再以为,高山上只有雪莲了,在西藏的高处,一直顽强地生长着一些默默无闻的小花,等待着你去亲近。当然它们也是带着绝色的身姿,绽开在不可超越的高度,不能让你俯首可拾。

  墨脱惊讶发现“老虎须”

  三次去墨脱的徐凤翔教授曾经也惊诧于墨脱植物物种的丰富,那里几乎包括了从北半球的低纬度到高纬度的全部气候带,气候、土壤、植被组成类型全部齐全。难怪毕生精力献给西藏高原生态的徐凤翔教授要说:在墨脱、雅鲁藏布大拐弯之处的奇花异草,有的生长在雪山之巅,有的又在密林深处。在西藏,野生花卉还值得挖掘。

老虎须
老虎须

  而我们在这里最想说的是兰花。平日里庭室内骄贵的宠儿,百花中的公主,在墨脱竟然总在漫不经心地到处生长。它们有的高挂空中,有的嵌入石缝,有的点缀于草丛之中,无人精心侍弄,却生机勃勃。墨脱的兰科植物高达百种之多,被誉为鲜花之地。

  玩家smilface也曾告诉我们,他在墨脱,看到曾眼镜的小旅馆的窗台上,随意地种着兰花,却开得花香满屋。这里还有黄色的束花石斛和长得高高的禾叶竹叶兰满山遍野地开着,这些兰科植物就这样随意地开在墨脱的低海拔地区。

#p#分页标题#e#

  徐教授给我们看了在墨脱生长的“黄蝉兰”的照片,这种兰科兰属多年生常绿草本:“高30~60cm。叶片带状,长40~60cm。花葶粗壮,自叶丛侧边抽出,长约50cm;总状花序下弯;花大,黄色带褐色条纹。花期4~6月。喜暖湿,喜光,不甚耐荫,忌积水。产西藏南部和东南部,多生于海拔1300~2400m的林缘草丛岩石上。”

狭萼风吹萧
狭萼风吹萧

  而在藏东南海拔1200m以下地区,发育有山地热带季雨林、雨林,该地区炎热潮湿,植物生长却非常旺盛。在茂密的雨林、季雨林中,纤萝密布、缠藤横生,野生花卉的种类虽不多,但形态色泽独特珍稀。

  你可曾见过长着长长的飘逸胡须的花吗?瞧它那下垂的线状小苞片,长达几十厘米,形如胡须,整个花序看上去就像一张呲嘴咧牙的老虎脸。它的花序拥有两片垂直排列的白色的大苞片,活像两只飞舞的蝴蝶停留在这里。在阴暗的热带雨林下面,如果邂逅这种像迷一样的植物,总会让人感到诧异或是浮想联翩。这朵张着“虎口”垂着胡须的花儿就是有名的“老虎须”了。徐凤翔教授当年在墨脱发现“老虎须”时,也颇为惊讶。这种喜湿热,也非常喜荫的蒟蒻薯科蒟蒻薯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就产自西藏墨脱,生长于海拔800~900m的密林下,在云南及东南亚诸国也有。

黄蝉兰
黄蝉兰
 

  在寻访“老虎须”时,我们还采访到与“老虎须”有不解之缘的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的张玲研究员。她也详细地给我们描述了墨脱的“老虎须”与云南西双版纳的“老虎须”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们的苞片不同。云南的“老虎须”苞片呈紫黑色,而墨脱的“老虎须”苞片呈白色。而据他们分析研究,在全世界范围内,蒟蒻薯属也是一个在热带分布的小家族,全世界仅约10个成员(种),足见其珍稀。

#p#分页标题#e#

 

  乱花飞长迷人眼

  其实在西藏还有许多不同海拔,不同植被环境生长出的野生花卉,比如在藏东南海拔1200~2200m的山地亚热带森林中,气候温暖,雨量充沛,森林中植物生长茂盛,藤本植物发达,树干和石头上附生了许多科类植物。在亚热带森林中,野生花卉的花色不十分鲜艳,但在林缘和树林下透光处,也常可见到鲜红、金黄和洁白的花朵。很多花卉也有宜人的香气,也有不少花形别致的种类。常见的有粉紫色“大龙蔓龙胆”、芳香的“长叶兰”、金黄色的“金耳凤斛”等等。

云南杓兰
云南杓兰
 

  著名作家毕淑敏曾经这样写过阿里的“向日葵”:“灰绿色的茎被冰冻塑得坚挺起来,剑一样指向苍穹。葵叶像一把把翠绿折扇,风雪打磨掉了表面细密的茸毛,比平日更加细腻鲜活。只是叶片僵硬如不会飘扬的旗,隐隐露出网络般纵横的叶脉。小小的花盘脆得像黄玻璃,刚刚长出极不成熟的葵花籽,如同婴儿初萌的幼齿。看得久了,竟泛出晶莹的紫色,好像稀薄的血液。”

西藏野生兰
西藏野生兰

  就是这样向阳的植物,在青藏高原也有别样的容颜。高原上的花开花落,都与平原上不一样,也许它们不能编织成网状铺天盖地,可是各自都有着疏朗坚硬的品质;也许它们只是稀疏地绽放三两枝在裸地上,可是也别有洞天。

  于是,高原上的花开,便这样蔓延。那些绚烂的颜色,那些旺盛的生命就在疾风骤雨下,在强烈的紫外线的照射下,接受着最强烈的生命洗礼,如此,花开最好的季节也便是此时!

  曾经看到这样一张禅卡,就像在描写西藏遍地的野花:一株很棒的植物,它成长到了开花和颜色的顶点。她非常性感,非常活生生,充满了各种可能性,她热衷于爱的音乐,她所戴的星座项链刚好把维纳斯摆在她的心上。她的袖子上有很多种子,当风吹过来的时候,种子就到处散落而生根。她并不担心说它们会掉在泥土上,或是掉在岩石里,她就只是很纯然地在庆祝生命和爱之种到处散播。别的花籽从上方掉落在她身上,跟她本身的花开相呼应,她们便在一起回旋嬉戏。

  也许西藏的野花也正是如此在分享生命的快乐吧。!

  文/ 五瓣花  图/徐凤翔  语嫣

旅行微游记时时更新你的旅行动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