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因横渡而拥有大海般品质

时间:2012-07-23 14:12 来源:新浪户外 作者:新浪户外
张健从小就喜欢水,图为他正在练习蝶泳。
张健从小就喜欢水,图为他正在练习蝶泳
 
张健参加横渡活动起水后。
张健参加横渡活动起水后 

  新浪专稿(户外人物专访系列)

  作者:蔡英元

  张健(微博),一个传奇人物。当大多数中国人还不知极限运动为何物时,他已频频突破世界纪录,一次次挑战了公开水域长距离游泳的极限。

  横渡,是被张健赋予了崭新含义的词汇。在1988年张健横渡琼州海峡之前,国人所熟稔的,莫过于横渡长江之类的概念。而这种联想往往还离不开船只,一想起大江大河和广袤水域,就不由想到野渡无人舟自横,扬帆破浪似已成为一种情愫沉浸在中国人的骨髓中。长江黄河皆成天堑。站在岸边,没有多少人会产生“游”过去的念头,习惯了追求安稳,便无多少人愿意冒险。用身体、靠划臂,为何不坐气垫船?

  只有张健,破天荒地想到了要横渡天堑。当他把要横渡渤海海峡的决定透露给亲朋好友时,获得的是出于好心的疑虑和劝告,他还是毅然决然的一头扎进咸涩的海水,朝着看不到边际的海的尽头挥臂游去。海浪滔滔,完全不像泳池里戏水般闲庭信步,一个浪打过来,横渡者非但无法前进,还会退到起点之后;海面广袤,谁都不知道神秘莫测的大洋里,除了海浪还有什么。而且那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根本找不到眼下这些高科技含量的泳衣和能量胶。

  只有张健,用一次又一次的挥臂和一天接一天的迎浪而上,让中国人知道了,原来我们并不缺乏这种耐受力和勇气,只是之前还没有人去发掘它。

  在大多数人的视野里,张健是能为常人所不能为的探险勇士,是经常曝光在聚光灯下的体育明星。而在张健身边朋友看来,他有着更为真实而亲切的一面。

  今年已经年届六旬的慕敏老爷子,是张健20多年的好友。无论在什么场合,他只要一提起张健,就赞不绝口:“这可是个聪明人啊!满脑袋都是创意,而且行动力特别强,想到了就去做。由于创意独具、想得仔细,而且特别有毅力,只要去做的,都能做到!”其实,慕敏自己不仅是户外运动的老前辈,也是位见多识广的智者。他对张健的评价,完全来自多年的相处和由衷的赞许。

  张健说,他不是什么明星,也从来不想当明星。2012年7月6日,当我到北京体育大学大鹏馆里拜访他时,这个敦厚的北京汉子,一如既往地淡然和温和。他办公室的墙上,并未悬挂自己的横渡英姿,而是醒目展示着张婕等得意门生的照片及一些知名公开水域的图片。

  作为20多年来不断创造横渡纪录,美誉遍布世界各大洲的知名探险家,张健肩负着许多社会职务和团队责任:作为北京体育大学的博士和户外运动学科的学术带头人,需要挑起北体大户外运动中心和社会体育系的担子,为行业的良性发展提供学术上的指导意见和理论支持;作为中铁协、中泳协和北京铁三协会的核心组织者,他又肩负着在国内推广公开水域游泳、推动铁人三项赛事发展等重任;而作为北京市人大代表,他需要把老百姓对全民健身事业的建议和意见形成提案和建议;作为张健横渡团队的公司法人,他还需要考虑团队的生存和发展,让横渡精神落地成为生根发芽的群众体育活动和大众体育产业。

  有句话说得好:有为,才有位;越有能力者,责任才越大。张健在自己担当重任的每一个领域上,都有深刻而独到的见解。

  作为学科带头人谈户外文化

  北京体育大学是我国体育事业的最高学府,近年来率先在国内高校挂牌设立“户外运动中心”。这与张健20多年来从事户外运动实践,在校园内外都形成了巨大影响力不无关系。张健也坦承,户外运动中心及社会体育系的成立,与校领导的支持分不开。这种支持,是建立在户外运动和户外市场蓬勃发展的基础之上的。北体大既要服务于奥运战略,也要致力于群众体育。而户外运动被大众喜闻乐见,有利于国民身心健康,北体大责无旁贷,需要成立专门的学科体系和教学研单位,来服务于这一社会需求,从理论上来把握户外文化。

  文化看似无形,却实实在在蕴藏于具体的策划、组织和推广工作之中。张健以韩国跆拳道体育文化举例,何以这一运动能够风靡全球?这其中离不开文化的融入及成体系的“推手”。目前,户外鞋服市场的兴旺发展,与经济发展到一定发达程度有关,与一部分老百姓的“跟风心态”有关。有消费力了,但是消费需求尚不明朗。买些户外装备,不像买房买车,得动用“大钱”,到商场看着别人买什么,跟着买就是了。

  在一定时期内,这种混沌化的户外用品需求可能会促进户外行业的壮大,毕竟,销售额和市场规模等上去了。但是,这种需求没有和文化很好的融合在一起,没有在“核心层次”有所夯实和引导,这种发展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就是不够扎实的。张健特意提到,川藏线骑行目前很火,每年一万多人参与,可以说是有需求的户外需求,可是在这一领域,尚无自上而下的引导和服务体系。而北体大户外运动中心,在为各地进行旅游路线规划、进行体育休闲市场调研时,也经常会从专业的角度提出一些针对性的建议和意见。

  作为系主任思虑大学生就业

  张健作为北体大社会体育系的系主任,一谈起专业人才培养和毕业生就业的话题,就打开了话匣子。“不能简单教一些运动专项的知识技能,就让这些孩子奔向就业市场去自求生路”,张健强调道,必须针对人才市场需求,有针对地提供专业人才培训。社会体育专业的毕业生,和体育教育、体育管理和体育传媒等专业的毕业生,不能混而视之。目前体育教育专业毕业生是相对饱和的;体育类公司的需求虽然比较旺盛,但是北体大已经有管理专业,在进行有针对的人才共给;在美国,体育转播是体育产业的一大块份额,国内目前也方兴未艾,但是体大已经有专门的传媒专业在培养人才。社会体育系的学生,未来去向在哪里?

  看得出张健对此早已胸有成竹。他分析道,社会体育系目前设有两个专业方向:其一是社体专业,这个专业的主攻方向是各类体育场馆,针对体育场、泳池和跑道等方面的软硬件需求,从基础设施产业链、音响灯光等操作管理及场馆运营等三大角度,提供专业培训和人才培养。以游泳为例,仅在北京市,就有正式登记和营运的游泳池2000多个,这其中除了救生员往往是体育院校培养出来的,而在设备及管理上,大都不是学体育的专业人士在从业,未免太过可惜;其二,休闲专业,这个专业的主攻方向是户外休闲和智力运动,以户外为主,结合旅游规划等专业培训,针对目前蓬勃发展的体育休闲旅游需求,开展旅游规划、勘线实操、赛事策划及根据运动生化应用理论设计补给站等专业教学,让培养出来的学生,在走出校门后,能很好地把户外运动体验和特色观光旅游结合在一起。说到这一点,张健信心满满,他强调目前各大旅行社都在纷纷设立“户外部”,相关的人才需求非常急迫。

  用张健的话说,这种针对社会发展和实际需求,量身定制的人才培养方案,很好地实现了“校企结合”和“订单式培养”。这才是真正地对这些怀着人生理想走进校门的年轻人负责。

  作为横渡英雄畅谈毕生理想

  可能张健并未意识道,只有在谈到横渡时,他的眼神里才放射出最为纯粹的光芒。这个方才还温和如深潭静水的体育学者,忽地让我感受到了巨浪滔天般的力量和气场。“人是水中而来,人类社会每一次巨大转折都和水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张健虽然尽量保持语速不变,但是警句和妙语不断脱口而出,“我们这个星球7成面积是水,我们的身体也是如此,雪山的海拔是有限的,而横渡是永无极限可言的。”

  “不用担心,横渡再久,我们的身体也泡不坏”,张健笑道,“但和登珠峰一样,不是谁随便穿双旅游鞋就能爬上去的。横渡,也需要装备和专业技能。任何时候,安全都是第一位的。”为了推广横渡运动,张健建立了专门的团队,一方面培养和遴选横渡健将,不断突破前人、包括张健自己的纪录;另一方面,也面向社会,推动更多人因参与横渡,从横渡中获益。张健正在和清华北大复旦等高校合作,计划推出横渡商学院,让横渡这种耐力运动和独特体验,成为管理者的培训课和试金石。没有挑战风浪的勇气和钢铁一般的意志,不可能完成长距离公开水域的横渡。

  作为一个对世界各地、特别是国内公开水域水质情况有切身感受的游泳健将,张健说,中国最好的海水在三亚,最适合横渡的海峡是琼州海峡,最清澈怡人的淡水横渡水域是湖北的清江。如果是在北京附近寻找长距离横渡培训基地,那只能在北戴河了。一个对横渡这么痴迷的人,魂牵梦萦的,正如他所言,弘扬横渡精神。

  张健多年来有个梦想,就是从福建平潭启程,横渡160公里的台湾海峡。这些年来,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这个计划一直没有实现。年岁不饶人,张健再想单人完成这么艰苦卓绝的长距离游泳,目前已不现实。但可喜的是,这个用横渡连接两岸的民间极限挑战项目,已经获得了国台办、中国泳协和福建省体育局甚至台湾方面的大力支持。可能是由于平潭的迅猛开发,当地目前无暇他顾。不过,在各方的支持和推动下,这个项目正得以稳步推进和运作。如果快的话,明年就可能实现这个情牵两岸的横渡梦想。

  张健笑着说,梦想是没有止境的,也许有一天,人类会真的,游过太平洋。

  横渡已成为一种户外精神

  一生已和横渡结下不解之缘的张健,他对我们社会和这个时代的贡献,可能并不在于他在浩瀚的海洋中一游就是几十个小时,一百多公里,而在于始终激励着更多中国人去挑战体力和毅力的极限。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开创者,构思并践行着一种全新的户外极限运动方式,开辟出了一条华夏儿女未曾走过的横渡之路。

  这条路,前无古人,但是已经有了来者。7月16日,张健在现场见证了自己从全国横渡爱好者中遴选出来的两名年轻选手,双双突破了自己几年前在黑龙江兴凯湖的横渡纪录。他很高兴,因为横渡精神已经推广开来,将照耀着这条路,不断迎来一拨又一拨能刷新纪录的横渡家。

  这就是张健的心胸和情怀,他是一个因为亲近水、横渡海,而拥有了海一般品质的人。

旅行微游记时时更新你的旅行动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