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八千米级高峰 走向夏尔巴人的秘境

时间:2012-08-30 14:59 来源:环球人文地理 作者:边界

  春夏之交,一群驴友在牦牛队的带领下,翻过积雪深厚的朗玛拉雪山,穿越风景如画的嘎玛沟、“兰花谷”,一路冲破重重艰难险阻,领略珠穆朗玛峰、洛子峰、马卡鲁峰等雪山的雄奇美景,一步步深入夏尔巴人生活的秘境——陈塘,在夏尔巴人的围拥中,大桶喝酒,大手抓肉,沉浸在当地的生活习俗之中……

  展开地图,你很难找到喜马拉雅山脉脚下一个叫做陈塘的地方,但就是在那里,却生活着一个隐秘而独特的族群——夏尔巴人。在藏语中,“夏尔巴”意为“来自东方的人”。一些专家认为,其祖先可能是西夏王朝的党项人,西夏灭亡后,一部分西夏贵族为逃避追杀,辗转去到四川甘孜等地,最终定居在中国、尼泊尔、印度和不丹等国边境的喜玛拉雅山脉腹地,其后裔至今还保留着一些与西夏有关的生活习俗。

雪山下的道路
雪山下的道路

  在上世纪登山运动兴起前,外界对夏尔巴人知之甚少,这个质朴谦逊的游牧民族几乎与世隔绝,在漫长而复杂的历史过程中,他们始终过着自食其耕的日子,顽强地保持着独特的民族文化。

  长期的高山生活,赋予了夏尔巴人与生俱来的登山天赋。在尼泊尔,夏尔巴人几乎成了登山运动的同义词。1953年,人类第一次登上珠穆朗玛峰,两个勇士中就有一位是夏尔巴人。由于体质好、抗缺氧能力强、吃苦耐劳,夏尔巴人在登山队伍中担任着向导、助手或搬运工,满载重荷攀登珠穆朗玛等高峰。如今,在每一支攀登珠峰的队伍中,几乎都能看到夏尔巴人的身影。在我国境内,夏尔巴人仅约4000人,主要分布在珠穆朗玛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内,其中2000多人集中分布在珠穆朗玛峰东侧的陈塘镇。

夏尔巴人,据说是西夏王朝的后裔
夏尔巴人,据说是西夏王朝的后裔

  陈塘隐藏在高山深壑之中,进入的山路崎岖难行,几乎所有的物资都要靠人力背负,唯一能利用的交通工具就是牦牛。因此,“陈塘”的意思就是“运输的路”,因为当年修建萨迦寺时大量拖运木材而得名——在萨迦寺现存的两幅壁画上,还清楚地描绘着当时运送木材的场面。

  为了深入探访隐秘的夏尔巴人群落,也为了近距离接触壮丽的雪峰和美丽的山谷,2012年5月初,我和队友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一条穿越喜玛拉雅的完整路线——既能观赏珠穆朗玛等雪峰,又能穿越夏尔巴人最后的秘境——嘎玛沟。但是,这条线路却充满了崎岖与坎坷……

  1 翻越朗玛拉雪山时,牦牛开始罢工,怎么赶都不走,有几头索性来了“牛脾气”,调头往山下冲,把一名队友撞倒在雪坡上,幸好他及时制动,才未酿成大祸。

  从定日县曲当乡到定结县陈塘镇,嘎玛沟是必经之路。从曲当进入嘎玛沟有3条路。为了能与多座8000米级高峰亲密接触,我们最终选择了其中最为艰辛的路——翻越路程最长、海拔最高(5360米)的朗玛拉山口。

  5月8日一大早,我们从曲当乡沿陡峭的山路赶到伦珠林,跟提前联系好的牦牛工会合。伦珠林是喜马拉雅山麓的一个小村,它的一边是卡达藏布,一边是朗玛拉雪山。5月初,村子周围的山上仍挂满了积雪,清晨的气温还在零度以下,村边的田地一派萧条,还在继续着冬天的故事。

雪中营地
雪中营地

  我们原计划第一天就翻过朗玛拉雪山,可没走多远,就有队员出现了高原反应,上吐下泻。在海拔4000米以上爬坡痛苦难熬,随着海拔越来越高,脚步越来越慢,喘气越来越粗,休息也越来越频繁。高原小气候也变幻无常,中午还晴空万里,到了下午,大雾便笼罩了山峦,能见度极低,没过多久就乌云压顶,飘起了大雪。我们只好临时决定先在拉则扎营休息,养精蓄锐。

#p#分页标题#e#

  大雪一直持续到第二天。队伍冒雪爬过一片碎石坡,看到有个插着经幡的玛尼堆,我们误以为到达了最高点,都很兴奋,但拿出GPS一测海拔,却发现只有5086米,才知道刚走三分之一路程,大家瞬时崩溃了。行进中,有些地方积雪深达数米,牦牛踩进去,肚皮就贴在雪面上。在爬一个陡坡时,牦牛开始罢工了,怎么赶都不走,有几头索性来了“牛脾气”,调头往山下冲,把一名队友撞倒在雪坡上迅速滑坠,幸好他及时制动,才未酿成大祸。

雪山看起来很近,其实很远
雪山看起来很近,其实很远

  从拉则营地到朗玛拉山口,尽管上升只有500多米,但翻越的难度远比我们想象中的大很多。厚厚的积雪,陡峭的路线,有时必须手足并用,慢慢移动,有时雪坡上甚至没有立足之处,找个屁股大的地方坐一下都很困难。此时,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涌上我的心头——我再次感到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

  2  这3座8000米级高峰近在咫尺,白当牧场的高山草甸花红草绿,紫色的雪山报春花遍地绽放,鹫、獭兔、岩羊等雪山精灵在自由追逐、嬉戏。

  5月10日,又下了一夜雪。从邦布其牧场到汤湘,一路下坡,山谷里的云雾缥缈地游来荡去。到了下午,能见度稍稍好转,而远处的珠穆朗玛峰还躲在云雾里。从汤湘进入卓穷山谷,因为高原反应和体力不济,有5名队员留在巴当扎营,我们7名队员继续前进,沿着卓穷藏布右侧一处塌方后的乱石坡,大家精疲力竭地爬升了400米,终于到达冰川边上的傲嘎营地。扎营后,雪粒开始肆虐,冷风裹着雪粒打得帐篷“啪啦”作响。已是连续第三天遇到降雪,难道珠穆朗玛真不想露面?几个弟兄实在不甘心,干脆趴在地上叩拜起来:“珠穆朗玛,让我们看你一眼吧!”

海拔八千米的高峰
海拔八千米的高峰

  一夜没有睡好,天未亮就醒了,帐篷里透进了银色的月光,我突然翻身大叫一声:“天晴了,快起床看日照金山!”这就像一针兴奋剂,大家立刻振奋起来。向外探望,一轮残月还高挂在山尖,珠穆朗玛的轮廓清晰可见,晨曦还躲在朦胧的夜幕下,随时准备划破漫漫长夜。过了不久,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点亮了“世界之巅”那宝塔般的山体边缘,镶上了一圈金色霞光,在蓝天的映衬下,东坡的皑皑白雪显得更加洁白无瑕。接着,阳光依次点亮了洛子峰、珠穆朗卓峰……每座冰峰都闪耀着圣洁的光芒。看来,虔诚的祈祷和跪拜真的打动了山神。

与雪山合影
与雪山合影

  卓穷山谷孕育了珠峰东坡最大的山谷冰川——卓穷冰川,成为嘎玛藏布的源头之一。冰川融化,河水咆哮,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队伍继续沿着卓穷冰川旁的山坡上行,渐渐深入到珠峰东坡腹地,海拔排名世界第一的珠穆朗玛峰、第四的洛子峰、第五的马卡鲁峰,这3座8000米级的冰峰近在咫尺,白当牧场的高山草甸花红草绿,紫色的雪山报春花遍地绽放,鹫、獭兔、岩羊等雪山精灵在自由追逐、嬉戏。那一刻,所有的疲倦都被激动和喜悦代替,队友干脆脱光上衣,欢呼雀跃起来。

  下午,我们顺利返回巴当营地,与留在那里的队友会合。

#p#分页标题#e#

  3  在河滩沼泽地上,乍看是一般草甸,脚踩下去,软软的草甸就冒出水来,站着不动就慢慢下陷,一会儿鞋子就完全被水淹没……

  在喜马拉雅山脉中段,一条名不见经传的小河——朋曲,汇集了希夏邦马、卓奥友、珠穆朗玛、洛子、马卡鲁五大高峰的冰川融水,把世界上最高的雪山屏障自北向南切出一条豁口。朋曲在陈塘汇集了嘎玛藏布和那当河,一路奔腾到恒河平原后,又沿河谷把印度洋暖湿气流引入喜马拉雅山腹地,复制了一个陈塘版的“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受暖湿气流影响,陈塘山高林密,原始森林四季常绿,栖息着多种国家级保护的野生动物,因此被划归为珠穆朗玛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秘境中的草甸
秘境中的草甸

  5月12日,我们离开卓穷山谷。一条陡峭的羊肠小道穿起汤湘、夏浓等几个牧场,构成一条连续的高山草甸带,像一块绿毡毯斜铺在山坡上。傍晚前,进入卓湘山谷的原始森林,在谷底河边的卓湘牧场扎营。因为山谷里生长着很多兰花,所以有“兰花谷”之称,可惜我们去时还未开花。这里是个三岔口,往南进入嘎玛沟河谷,便可通往沙基塘、陈塘。

  第二天,我们进入沙基塘。很多当地人都没有走过这条路,我们的牦牛工中,只有55岁的老边巴走过。沿途山势陡峭,植被茂盛,有时需要从河床滩地上通过。其中一段河滩沼泽地,乍看是一般草甸,脚踩下去,软软的草甸就冒出水来,站着不动就慢慢下陷,一会儿鞋子就完全被水淹没。

夏尔巴人 小男孩
夏尔巴人 小男孩

  第三天,随着海拔降低,天气渐渐闷热。离开沼泽钻进密林,形态各异的巨树树干上爬满了藤蔓与青苔,树枝上挂着松萝,随风摇曳,足显岁月的沧桑。高大的杜鹃枝顶着红色的球状花束,像在墨绿阴暗的林海中点燃的蜡烛,温馨可爱。林中的小道,平时只有放牧人和散养的牦牛穿行。有时倒下的枯树挡住了去路,牦牛需要绕行,实在不行,牦牛工就拔出弯月形砍刀,砍掉挡路的枯木。

  路渐渐变得险峻,有时队员走在悬崖边上,都不敢往下看;有时走在一根晃悠悠的木头上,心提到了嗓子眼。时而还会下起小雨,让坑坑洼洼的路面更加泥泞不堪,成了名副其实的“水泥路”。蚂蟥也出来凑热闹,粘到裤子上就往皮肤里钻,抖也抖不掉,弄得大家一路上都神经兮兮的。

如此恶劣的环境,生活在这里很艰难
如此恶劣的环境,生活在这里很艰难

  第四天,进入“夹牛沟”——其狭窄之处牦牛都过不去,我们不得不把背包卸下,“减肥”的牦牛擦着崖壁通过后,再把背包驮到牦牛上。雨中,石壁非常湿滑,旁边就是悬崖,人则需要手脚并用才能挪过去,牦牛则需要把前蹄跪在石阶上才能“爬”过去。突然,一头牦牛“牛失前蹄”滑了下去,牦牛工老边巴急忙窜上前去捉住牛尾巴,牦牛借势把前蹄跪在石壁上,利用自身毛皮的摩擦力制动,才幸运地爬了上来。这些牦牛就像夏尔巴人,早已习惯了这里的恶劣环境。

#p#分页标题#e#

  4   陈塘的建筑都高低起伏,巷道也因此蜿蜒、曲折,十分狭窄,最宽也仅一米有余。路面上都辅了石板,由于经常有牲畜通过,路面结了一层灰暗的泥土。

  夏尔巴人大多有自己的夏营地和冬居地。陈塘属于典型的亚热带气候,夏天湿热时,他们就会迁到高山上的夏营地,冬天再从高山上迁下来,到海拔较低、阳光温暖的地方去过冬。嘎玛沟虽然植被茂盛,但也有一些零星草地,牧场里那些简易木板房和石头房,就是夏尔巴人搭建的夏营地。

陈塘,喜马拉雅山腹地的小村
陈塘,喜马拉雅山腹地的小村

  5月15日下午,滂沱大雨。云雾沿着陡峭的山谷向上爬升,薄云浮动的葱绿山间,隐现出几块不规则的梯田,那就是陈塘的田地。陈塘村高居在河面以上三四百米的半山坡上,前面是嘎玛藏布与朋曲切成的两面悬崖,身后是夏尔巴人尊崇的神山共巴拉——它像母亲一样紧紧地拥抱着陈塘,并为它的子女提供土地,护佑着那里的一切。

  通往陈塘的小道是起伏不平的碎石路,稍不留神就会摔跤。去陈塘就要爬上共巴拉神山下的巨大悬崖。当地人在上山之前,都会在山脚下先休息一会,喝一些饮料、鸡爪谷酒等来补充体力。一些中青年男子,甚至在半路上还要喝几口烈性白酒来提神。我们冒着大雨,拖着沉重的步子,不知歇了多少次,总算翻上最后的陡坡,一步一步捱到了陈塘这个藏在深山里的夏尔巴人村落。

在雪山脚下扎营
在雪山脚下扎营

  陈塘仅200余户人家,背山面河,左有朋曲河,汇集了诸多雪峰融水,从山脚环绕而过;右有嘎玛藏布,从珠穆朗玛峰一路流淌过来,是中尼边境的天然分界线。几条粗木架在河上,铺些木板,就成了一条国际通道——“中尼友谊桥”。虽说是“国门”,却十分简陋,桥面宽不足一米,仅容人畜通过。

狂欢
狂欢

  陈塘的建筑全都高低起伏,巷道也蜿蜒、曲折,十分狭窄,最宽也仅一米有余。路面上都辅了石板,由于经常有牲畜通过,路面结了一层灰暗的泥土。田地是典型的坡地,与村子没有任何距离,直接由各个住屋向沟沟坎坎延伸。住屋大都修建成两层,四周用石块垒成厚墙,然后在墙上架梁造楼。楼下一般堆放杂物或者圈养牛羊,楼上住人。2011年9月,锡金地震对陈塘影响较大,许多房屋倒塌后正在重建,政府援建的新房都是红色铁皮屋顶,以前盖的木板房也改成了白色或蓝色的铁皮屋顶。晴天时,阳光照耀的屋顶灼灼发光,煞是眩目。

  5  不喝鸡爪谷酒,就不算到过陈塘——桶里装着酒水和正在发酵的鸡爪谷醪糟,插上一根竹管用力吸饮,并随时往桶里加热水,直至桶底温热了,酒味冲没了,这桶酒就算喝完了。

  陈塘仅有一家旅店,但正在重建。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帮我们找了几间空房子住下,恰巧县里的领导下乡来检查工作,听说我们从嘎玛沟徒步而来,既吃惊,又佩服——除了少数的曲当藏民和陈塘夏尔巴人,几乎无人进过嘎玛沟。就连40多岁的陈塘镇镇长拉加这个土生土长的夏尔巴汉子,也没进去过。

  陈塘真有点异域感,当地的夏尔巴人几乎都不懂汉语,藏族牦牛工跟他们交流都很困难。他们见到我们,那眼神就跟看外星人一样,充满了好奇与迷惑。要不是县政府的工作人员拉巴贵吉帮忙翻译,还真没法和他们沟通交流。拉巴贵吉还热情地当起了向导,先带我们到边防派出所登记了通行证,又带着我在陈塘转了一圈,最后带我去夏尔巴人家里买了其自酿的鸡爪谷酒。

#p#分页标题#e#

  到了陈塘,决不能错过的就是品尝美味的鸡爪谷酒。鸡爪谷酒是夏尔巴男人的最爱,也是他们招待远方来客的佳酿。因此,不喝鸡爪谷酒,就不算到过陈塘。晚餐时,牦牛工和我们一起,团团围着桌子,每人手捧一个包银边的大木桶,里面装满了鸡爪谷酒。用大木桶碰杯,我是有生第一次。大桶喝酒,大手抓肉,感觉极其豪爽。桶里装着酒水和正在发酵的鸡爪谷醪糟,插上一根竹管用力吸饮,并随时往桶里加热水,直至桶底温热了,酒味冲没了,这桶酒就算喝完了。

  所有人都一边欢呼一边痛饮。也许是受到了气氛的感染,牦牛工的夏尔巴亲戚也来了,陈塘镇镇长也加入了,县领导也加入了……整整一个汉藏民族大狂欢,直喝到下半夜。

  6   陈塘夏尔巴人的负重方式很独特:先用绳子把货物捆好,再预留一个绳套。背负时,将绳套顶在额头上,重物附在后背上,遇到危险时,便于弃货保人。

  由于陈塘尚不通公路,运输全靠人背畜驮,背夫背妇队伍成为夏尔巴人的一道独特的风景。上午,我们告别了陈塘,背着大包徒步来到山下的藏嘎村,也算体验了背夫生活。一路遇到的全是陈塘的运输队,从七八岁的孩童到六七十岁的老翁老妪,很少有人空手往山上走。尤其那些勤劳的夏尔巴妇女,背的东西一点也不比男人少。盖房子用的水泥、沙子、钢筋等建材,甚至连饮水都往山上背。听说只有富裕的人家,才有几头牦牛或毛驴来帮忙,差一点的就得依靠自己的肩膀了。

独特的负重方式
独特的负重方式

  过去,物资只能转运到日屋镇。陈塘到日屋,虽然只有几十公里,但都是崎岖的山路,非常难走,一般人要走3~5天,路上没有村庄,晚上就住在山洞里。由于常年穿行在高山峡谷之中,陈塘夏尔巴人的负重方式很独特:先用绳子把货物捆好,再预留一个绳套。背负时,将绳套顶在额头上,重物附在后背上。这种背负方式,是他们在喜马拉雅高山深壑中的崎岖山路上,不知由多少代人摸索出来的血泪经验。山路险峻,攀爬悬崖,如果将重物挎在双肩,一旦失足,人货俱损;用额头顶负重物,遇到危险时,便于弃货保人。

  2001年,国家投入巨资修建日屋至陈塘的公路。几十公里的沙石路,一寸一寸往前挪:2005年通到孔定玛;2010年通到离陈塘不到10公里的那当村;2011年,这条路开建10年后,才通到距陈塘1.5公里的藏嘎村。目前,朋曲大桥正在日夜施工,通车指日可待,陈塘夏尔巴人走出大山的梦想终于可以成真了。虽然路修通了,可是每遇到下雨,两侧的山体仍然随时可能滑坡,通行随时可能中断。

这个神奇而美丽的地方
这个神奇而美丽的地方

  下午,我们的车就被滑坡挡在了那当村。前方5公里处正在抢修。在那当村,我们看到一群身着盛装的夏尔巴妇女,正悠然地坐在阳光下,一边做着手头的零碎活,一边闲谈。小孩羞怯地躲在大人身后,好奇地盯着我们这群陌生来客。路边,夏尔巴男子正在忙活,手中挥舞着夏尔巴独有的弯月形砍刀。田地里,传统的高山马铃薯正开着紫花,偶有夏尔巴妇女在劳作……

  文/图/边界

旅行微游记时时更新你的旅行动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