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那曲:神秘藏北的涅槃之旅

时间:2012-09-08 17:15 来源:人民邮电出版社 作者:人民邮电出版社

  解读那曲地区

  旅行本身就是为了让自己远离本土文化,感受不一样的风情。只要是陌生的,无论它是苍凉的、神秘的、秀丽的、悲壮的,还是另类的。藏北就是那种让你一步一叹息的地方,它的丰富埋藏在久远的传说背面,那张发黄了的旧羊皮纸你该在到那里之前仔细地阅读。

  藏北在藏语中被称作“羌塘”,意为“北方广阔的草原”。很多人钟情于撰写它的荒凉和阔达,这里没有辉煌的建筑、显赫的寺院,甚至没有鲜花和森林,但是这些并不能影响藏北成为西藏最有魅力的旅游地区之一。

  地理

  那曲地区幅员辽阔,占据了西藏北部的大部分地区。那曲地区下辖那曲、申扎、安多、比如、嘉黎、聂荣、索县、班戈、巴青、尼玛十个县和双湖、文布两个办事处。

  藏北的高原行政范围包括那曲地区和阿里地区的北部,是冈底斯山-念青唐古拉山以北西藏自治区最北部的地区。整个地区东起索县、比如县附近,西至国境线,长约1200多公里,南北宽约700余公里,总占地面积71万多平方公里。藏北高原大部分属于那曲地区,海拔高度在4500~5100米之间。整个地形由西北向东南倾斜。内陆湖泊星罗棋布,区内河流不能外泄。这里海拔较高,热量不足,气候严寒干旱,限制了农业的发展,但广阔的天然草场,可供牧民们放牧家畜,是西藏自治区发展畜牧业的主要地区。

  那曲地区的西部与阿里地区接壤,东部连接着昌都,往南为拉萨、林芝、日喀则,往北是新疆与青海。

美丽的草原风光
丽的草原风光

  那曲必做三件事

  1、当惹雍错:当惹雍错是西藏原始苯教崇拜的圣湖,也是西藏第三大湖。当惹雍错为南北走向,状如鞋底,三面环山,唯南岸达尔果山东侧有一缺口。据说,当惹雍错在一天之中湖水能变换三种颜色,这让当惹雍错更加充满了神奇的魅力。

  2、那曲赛马节:藏历七月是藏北草原的黄金季节,风和日丽,大地绿草如茵、繁花似锦,牛肥马壮。赛马节是藏北高原的牧民们一年一度的传统盛会,于每年藏历七月择日举行。无论从哪方面说,赛马节时的那曲都最为喜庆热闹,也最为浪漫美丽。如果赛马节期间你刚好在西藏,一定不能错过这场盛会。

  3、象雄王国遗址:当惹雍错的东岸就是著名的象雄王国遗址。遗址总占地面积为1平方公里,似一扼险而踞的大石堡山寨。在穷宗山靠湖一侧仍旧可以看到当年的阅兵台和广场的痕迹。上山时经过的山壁的东西两端均有巨大的土石结构的城墙残体,残留有大量的暗道、战壕及藏兵之所。

#p#分页标题#e#

  当惹雍错和象雄王国遗址

  当惹雍错又称当热错、唐古拉攸穆错、唐古拉湖,是西藏的第三大湖,也是西藏原始苯教徒心目中的神湖。当惹雍错位于一个深陷的湖盆底部,呈南北走向,是一个形如鞋底的大湖泊,三面环山,唯独南岸的达尔果山东侧有一缺口。达尔果山一列七峰,山体黝黑,顶覆白雪,形状酷似七座整齐排列的金字塔。它和当惹雍错一起被苯教徒奉为神的圣地。当惹雍错湖与当穷错湖相毗邻,在藏语里“当穷错”即为“小的当惹雍错”之意。

  当惹雍错湖滨有一个近百余户人家聚居的小村落——文部乡。此处海拔为4500米,但由于是湖区气候,村里的居民便在湖滨开了一些田地,种植青稞、土豆、油菜和小白菜等农作物,居然这些农作物也能成活,着实令人惊奇。

当惹雍错,湖边春耕当惹雍错,湖边春耕

  著名的象雄王国遗址位于当惹雍错的东岸,从文部乡沿湖滨大约步行16公里即到。一条小路沿一斜坡向山壁顶端延伸,小路末端嵌入了山体之中,沿路一个转折,顶端是一条人工开辟的通往山顶的甬道。从甬道登上山顶,视野会豁然开朗。放眼望去,一座“C”形的港湾,三面环山,地势渐向港湾倾斜。港湾内侧耸立着一座石山,这便是穷宗山。象雄王国遗址依山而建,遗址占地总面积1平方公里,似一扼险而踞的大石堡山寨,可惜的是当年雄伟壮观的王宫已荡然无存,从穷宗山靠湖一侧可以看到象雄王国当年的阅兵台及广场的痕迹。

  上山时途经的山壁据考察是昔日王宫的天然防御工事,曾经人工用鹅卵石夹层夯高。山壁东西两端均有巨大的土石结构的城墙残体,高数米,厚1米,十分坚固。顶部甚为平坦,残留有大量的暗道、战壕及藏兵之所。虽然大多数暗道已坍塌,但是仍然可以清晰地看出一条暗道通往王宫,另一条通往山壁外墙。

  历史

  象雄崛起于青藏高原西部(今阿里一带),据史料记载和众多考古证明,象雄王朝的历史至少要比吐蕃六部结盟早两个世纪。公元前4世纪前后,吐蕃由雅鲁藏布江中游南侧的雅砻河谷的6个部落联盟而形成。根据苯教经典《世界地理概说》中的描述:今阿里、拉达克(克什米尔一带)等地为“内象雄”,是其核心地带;卫藏(拉萨、日喀则、山南、林芝)等地为“中象雄”;多康(那曲、安多、昌都)等地为“外象雄”。

奔跑的藏羚羊
奔跑的藏羚羊

  那时,象雄的势力范围几乎遍及青藏高原。其后,苏毗、吐蕃先后兴起于藏北与山南地区,象雄国的势力被逐步地削弱。三大部落此消彼长,互有战事,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至松赞干布时,吐蕃灭苏毗、象雄,象雄最后一位王被松赞干布擒杀,相关的藏汉史籍均对此史实有过记载。严格地说,这三股势力都只是强大的部落联盟。这些部落早期靠盟誓或血亲关系进行维系,公推为盟主的一族即可统领联盟。象雄古国曾是一个文明程度颇高的国家,曾经有自己的文字。虽现今象雄文已失传,但留有一些数量的早期经卷残本可以证实这一点。根据《苯教文献》记载,象雄文源自“达瑟(即大食、波斯,在今伊朗等地)”,与古克什米尔及古旁遮普(印度古邦)的文字有关联。

  行:可包车前往当惹雍错和象雄王国遗址参观象雄王国遗址,最好一早就从文部乡出发,下午四五点就可以回到文部乡。乡里有驴子用作出租,还可以用它来驮摄影器材和食品等。假如觉得路途太远,也可以用来骑乘,租驴子代步的费用大约是100元/天。

#p#分页标题#e#

  那曲赛马节

  藏族与众多的游牧民族一样,对马有着深厚的感情。在藏北,牧人们深知拥有一匹好马意味着什么,对于他们来说,马不仅是代步的工具,更是他们的伙伴。在这里马同样需要荣耀,所以,赛马节也可以说成是马的节日。赛马是书写并延续大草原传奇的重要而古老的传统。赛马节于每年的藏历七月择日举行,是藏北高原的牧民们一年一度的传统盛会,赛马节时的那曲是最为喜庆热闹,也最为浪漫美丽的。

  藏北赛马的历史可追溯到吐蕃王朝时期。当时的人们通过举行赛马、射箭等活动进行祭祀,以求得到神灵的保佑。藏北民间普遍流传着一种说法,据说赛马活动起源于格萨尔王时期。格萨尔当初就是依靠赛马、射箭的机会夺取了王位的。此后,他率领大军南征北战,每次出征前,都要举行赛马、射箭活动,借以鼓舞士气、壮大军威。打了胜仗后,也要举行赛马、射箭活动,借以庆贺胜利,奖赏有功将士。这样,日久天长,世代沿袭,就演变成为今日藏北草原的赛马会。

  藏历七月(公历8月),大地绿草如茵,牛肥马壮,风和日丽,是藏北草原的黄金季节。每到这个时节,各地的牧民纷纷举行规模不一的赛马活动,对其的重视程度甚至不亚于藏历新年。藏北的牧民平时居住的比较分散,很难得有机会这样大规模的聚在一起,所以一次赛马节要举行很久。赛马节之前,方圆几百公里内的牧民们纷纷穿着艳丽的民族服装,佩戴家中最耀眼的珠宝配饰,带着帐篷,一路踏歌而来。一夜之间,一座座帐篷便簇拥在那曲赛马会场的四周,形成一座蔚为壮观的“帐篷城市”。

节日盛装
节日盛装

  在赛马节上牧民们也借此机会进行商品交易,把一年里该买的东西都置办齐全通常最热闹的是赛马节的开幕式。不到日上三竿这里已是人山人海,虽然这时候距开始赛马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大会的开始与其他的盛会没什么区别,首先是领导讲话,之后才是歌舞、服装表演和马术表演。其中值得一看的是藏北当地的服装表演,虽然表演者的动作简单、行动缓慢,但是她们身上的服装却价值连城,很可能一套行头就值几十万,这是平时绝难见到、令人眼花缭乱的服装秀。马术表演主要是射击,但都是用当地的老式叉子枪和捡哈达。如果运气好的话,你或许可以看到骑牦牛的比赛。

  在其后的几天会有其他的活动举行,主要有文艺会演、物资交流,如跳远、拔河、抱石头等,以及与宗教有关的活动。由于当地人把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购物上,所以活动安排的节奏会比较慢。

  赛马节期间,除了那曲镇外,藏北其他各乡也都有自己的赛马节,只不过规模要小很多,但却更具乡土气息。除了那曲以外,旅行者最容易观赏到的应该就是当雄的赛马节了。当雄赛马会的日期为每年藏历的七月十日开始,活动历时三天。当雄的赛马节还保留了较多的传统形式,比那曲的赛马会淳朴很多。这里的赛马节在藏语中被称为“中仁从读”,意为“请喇嘛念经”。当地的赛马会原来是庆祝丰收、开展农牧业产品互市、进行文化娱乐的活动,后来才融入了宗教的色彩。这里的赛马了成人比赛以外,还有儿童的比赛,然后才是歌舞表演、射箭、抱大石比赛等丰富多彩的活动。

  行:距那曲县城只有两三公里的路程,一般可徒步前往,或者租车前往。

#p#分页标题#e#

  穿越藏北的旅行

  贯穿藏北的旅行既可从拉萨也可从那曲进入。这里以拉萨为例。

  线路(单位:公里)

  拉萨270—纳木错200—班戈县180—色林错230—尼玛县—558那曲328—拉萨

  拉萨270—纳木错200—班戈县180—色林错262—双湖544—尼玛县343—改则482—狮泉河

  先从拉萨到纳木错,游客大多数会驻扎在扎西半岛。扎西半岛有几间简单的小土房,有水井,可以在此过夜。第二天,从扎西半岛往南大约1公里到达纳木湖乡。纳木湖乡再往西,过青龙不远就是班戈县城。这一线的道路是条件比较差的便道,当地人形容在这样的道路上坐车有“三跳”:车在路上跳,人在车里跳,心在肚子里跳。

  从班戈县可以先前往申扎县再去色林错。申扎县附近是申扎自然保护区,常有大群的鹤类活动。色林错位于尼玛、班戈、申扎县交界的地方,湖面海拔4530米,面积1460平方公里,是一座咸水湖。藏语里,色林错的意思是“威光映照的魔湖”。藏北有大小湖泊近千个,色林错是其中面积第二大的湖。色林错湖湖边的一列小石山后有一座叫错鄂的鸟岛,其实是一个湖泊中的半岛。4~6月份是鸟类繁殖的季节。每到这时,鸟岛上会有百余种数十万只的鸟儿在此栖息,每当这个时候岛上都会铺满一层白色的鸟蛋,人根本无法下脚。

  这两个县城均能找到住宿的地方。从班戈县也可以直接去色林错,一般一天就可以到达。在临近色林错大概有100公里的路况不是很好,需要跨过十多条横亘的小河。越野车大都可以涉水而过,但必须找准渡点,否则极容易陷车。假如雨季经过这一带,经常会发生汽车在水中熄火、进退两难的情况,所以一定要小心。

  色林错附近有多处雪山融水汇成的河流,可以做野营地。这里再向北不远就是黑阿(那曲-阿里)公路。说是公路,其实就是车轮轧出来的极宽的土路,可以供几十辆汽车并排行走。夏天雨季到来的时候,沿途有的路段会很难走。沿此路往西,半天可到尼玛县。从尼玛县城出来向北1公里后往西拐,然后再往南拐,走半天可到达当惹雍错,象雄王国的遗址就在湖的东岸。汽车可以开到湖东岸的一个小村子里。从村子里往南徒步16公里可达到遗址所在地。

  从色林错直接往北就是双湖办事处。或者从尼玛县往北走到绒玛西后往东,大约一天的车程也可到双湖办事处。双湖的西北部即“可可西里无人区”。一般来说,这里就是游人通常可以到达的藏北的最北端了。

  从双湖往北几百公里翻过可可西里和昆仑山的交界处,就可以进入新疆。这样的道路有两条:一是从双湖特别区界内,一条是从尼玛县界内。这一带应该说完全是旅游开发的处女地,道路实在难行,现在即便是驼队也极少进入这一地带。

  从尼玛县再往西,大约两天可以到达改则县,从这里可以转到去阿里北线的道路。从尼玛县往东到青藏线上的安多或者那曲都需要两三天的时间,在夏天雨水多的时候路可能不太好走。

  特产

  那曲的乌朵与风干肉非常出名。乌朵是一种藏族牧民所特有的投石器,由粗牛毛、马尾毛编织而成。乌朵形如带状,一端为柄,另一端有环扣,中间部分较宽,可裹石块。使用时,置石于“带囊”中,握柄扣环,用力旋转,一松指扣即可发石击物。乌朵主要用于击打走出放牧范围之外的牛羊,使其归位。擅用乌朵的藏族人,可将石块投出百十米外,并且石无虚发,因此也可用于防身。在藏区,家挂乌朵也可辟邪。由于那曲地区比西藏的其他地方更加干燥和寒冷,所以该地区的风干肉的味道也最好。风干肉的制作工艺很简单,只要把羊肉切成条,在帐篷外面吹干就可以了。

  最佳旅行季节

  春秋时节应该是比较好的季节。虽然青藏公路全年通车,但冬天是最不适合去藏北旅行的,天气寒冷,而且常常下雪,动辄就会变成雪灾。夏天雨水偏多,藏北所有的简易道路都会变得泥泞不堪。

旅行微游记时时更新你的旅行动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