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热卓丹宗遗址:一只猫引发的毁灭(图)

时间:2013-02-02 22:03 来源:西藏旅游杂志 作者:范久辉

   夜幕降临,一只大黑猫悄无声息地走在宽大的城堡之中,它舔了舔干渴的嘴唇,走入熟悉的暗道,一直走到雅鲁藏布江边。江水清凉而甘甜,它尽情地饮了个饱。而后,又顺着暗道,溜回城堡。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十多天,一直无人觉察,直到有一天……

  猫的故事

  天气很好,蓝天下的太阳照在身上十分的温暖;微风轻抚,带来山脚下卡热乡油菜花的香味;侍女还是像往常轻声细语的温柔。若在往常,卡热卓丹宗的宗本夫人一定会在侍女的服侍下,哼着歌儿,让她心爱的猫陪着,坐在卓丹宗古堡的最高处,保养她引以自傲的乌黑亮丽的头发。

  因为卡热卓丹宗已经被来自蒙古的准噶尔部落围困了一个多月,宗内的所有人早已疲惫不堪。凭借着建在三面临崖,高倨山头的地势,以及几代宗本(宗本,官名,藏语音译。藏语“宗”为城堡之意。西藏地方政府旧制,以宗为地方行政机构,相当于县,宗本为地方行政官,每宗一或二人。编者注)精心修筑的坚固高大的城墙,卡热卓丹宗打败了准噶尔人一次次的进攻。准噶尔人在山底下架着六脚大炮及孔雀霰弹炮,朝着卓丹宗连连轰击。宗内的一些建筑已经被破坏,所幸宽达两米的城墙还基本无损。

卡热卓丹宗遗址。卡热卓丹宗遗址。

  为了防备卓丹宗的兵丁居高临下往下射箭与扔石头,打中头盔和铠甲,准噶尔人想出一个办法,先在木架上铺好石板,蒙上牛皮,再在上面做两个把手,然后握着把手将铺好牛皮的石板顶到头上;向前走去,设法把木梯靠上城墙,进而攻城。然而卓丹宗的兵丁们拼死抵抗,奋不顾身地向外射箭掷石器,准噶尔部落的每一次进攻都伤亡惨重。战事进入胶着态势。

  随着时间的流逝,宗内的存粮一天天地减少,蓄水塘里早已干涸,自从城堡到山下雅鲁藏布江的取水暗道被准噶尔人发现后,缺水之剑一直高悬着。老天爷也在帮着准噶尔,一直没有下过雨。锋火台的狼烟从来没有停过,可就没有援兵。若是准噶尔人还继续像铁桶一样围着卓丹宗的话,宗内的兵丁们将会活活渴死,不战而败。

  卓丹宗的宗本想出用宗本夫人天天洗发的办法来掩盖宗内极度缺水的事实。他让夫人用油腻粘稠的茶籽油来洗发,而且是极度浪费“水”的方式。当夫人洗好后,一大桶的脏“水”张扬地向山下洒去,渴望山下的每个准噶尔人都能看得见。对于围攻的人来说,近乎三百米的高度落差而产生的视觉差异,是看不清水与油的差别的。他们用这种方式发出这样的信号:宗内不缺水!

  准噶尔人被迷惑了。久攻不下,于是起了退意。卓丹宗终于出现曙光。“可卓丹宗最终没有逃过一劫,宗内的所有人都被杀,财物被一抢而空。卓丹宗成了废弃之地。你知道为什么吗?”给我讲故事的卡热乡的一位老师卖了个关子。

  “为什么呢?”

  “因为宗本夫人养的那只猫。缺水太久,猫也口干舌燥。它顺着山内取水的暗道,到雅鲁藏布江喝水时被准噶尔人发现。准噶尔人就此识破了宗内有水的假像。卓丹宗自然难逃厄运。”

  一只猫害死卓丹宗的所有人,这听起来是那样的光怪陆离,不过在这充满传说的西藏,听起来又是那样的自然。

#p#分页标题#e#

  湮没于历史中的卓丹宗

  卓丹宗位于浪卡子县卡热乡。虽然网络上关于西藏的旅游攻略很多,可是却难以找到关于它的蜘丝马迹。卓丹宗的西边为卡热神山,山上有十二个卡热琼宗女神,传说她们是守护着西藏广褒辽阔土地的“地母”之一种,是十分古老的神祗,千百年来,周边的信徒沿着那崎岖的山路,用古老的转山形式来表示对她的膜拜与敬畏,以求得她的庇护。

  而卡热神山自古也是前后藏的分水岭,雅鲁藏布江在这里挣脱开“色姆贡嘎”的紧缚,江面突然变得十分宽阔,像一个巨大的喇叭,而“色姆贡嘎”就是那小小的喇叭口。关于“色姆贡嘎”天险,还有个传说。传说卡热琼宗女神原本是苯教的神,主宰着雅鲁藏布江两岸的高山河谷。当莲花生大师进西藏传播佛教时,她一脚踩在北山,一脚踏在南山,搬着山头大大小小的巨石往下扔,这些石头大的比帐篷还大,小的也跟牦牛差不多,它们像冰雹一样落下,堵塞了整个雅鲁雅布江河谷,女神想以此来阻挡莲花生大师的行进。没想到莲花生大师法力更为高强,他舞动着手上的金刚杵,把大大小小的石头戳得粉碎。这次斗法的遗迹形成了色姆贡嘎天险。莲花生大师降伏了卡拉女神,使她皈依了佛教,成为藏传佛教的守护神。但她照样主宰着雪山周围的农田,牧场,生灵,照样是家家户户崇拜的神灵。

湮没于历史中的卓丹宗湮没于历史中的卓丹宗。
碉楼的城墙有两米多高。碉楼的城墙有两米多高。

  建在色姆贡嘎天险尾端的卡热卓丹宗,向东是贡嘎县与曲水县,向西能至后藏日喀则的仁布县,往南是浪卡子县白地乡,自古以来就是交通要塞,连接前后藏的重要节点。18世纪准噶尔部落入侵西藏,围攻卡热卓丹宗也是因为它的重要地理位置。网上找不到线索,翻遍手上的资料也只能找到关于卡热乡或卡热神山的只言片语。卓丹宗就是这样湮没在历史中,悄无声息。

#p#分页标题#e#

  碉楼遗址,历史与现实交汇   

  卡热乡是一个古老而偏僻的雪山深峪,民风淳朴,乡里面所有的房屋都是石头造的,房屋的周围,遍布着百年大树。乡中的曲德卓丹寺是一个主巴嘎举的寺院,虽然寺院外表破旧,可里面保存着上千片雕刻精美,刻画传神的玛尼石刻,能让人感受到曾有的辉煌。

  想在乡中找到一个向导带我去卓丹宗遗址,可乡亲们更乐意带我去一户人家的院中看名为“阿里古秀”的两棵苹果树。据说,上个世纪中叶,锡金王国的公主远嫁拉萨,其有一件非常特别的嫁妆,就是两棵小小的苹果村。树苗装在两个大木桶内,每个木桶由两名差夫背着,先从甘托克背到江孜,又从江孜背到卡热乡。拉萨地势高,气候冷,怕苹果开不了花,结不了果,就先种到卡热乡内一个小果园内。不过,直到锡金公主回锡金,这两棵苹果树都种在卡热乡。现在这两棵苹果树长得高高大大,枝繁叶茂,树上压着沉沉的果实,今年又能结出几百斤的苹果。乡民都说,锡金公主陪嫁的苹果树,结出的苹果公主没吃老百姓吃。

诉说沧桑的遗址石壁。诉说沧桑的遗址石壁。

  没有人陪我上卓丹宗遗址,可被上文的故事勾起兴趣的我,还是决定要到此一游,探出究竟。卓丹宗废弃已久,曾经铺着片石的上山台阶,已成依稀可见的小路,上面落满碎石,不小心就打滑摔跤,尤其在半山腰山势陡峭之处,不免让人心惊肉跳。

  先进入视野的是残高三层的碉楼,全部为片石砌筑而成,方整严实。碉楼底下西侧有一个小洞可爬进去。碉楼呈正方形,其东西北三面的墙上设有竖长方形的射孔或瞭望孔,有的呈上小下大的梯形,外窄内宽,上下孔交错排列。各层之间原应横设有木梁、木坊等,上置楼板,现均已不存了。

  出了碉楼,爬上两米多高的城墙,巨大的废墟撞击上我的心灵,使我至今不能忘怀初见的那一刻。威风凛凛的城堡,富甲一方的宗本,严密的军事系统,细致的建筑工艺,被历史定格在破灭的那一瞬间。布满片石的地面长满了蒿草,沙棘树在碉堡石缝里开花,城墙的片石锈上了苔藓,里面的蛤蜊伸出头晒太阳。爱洗头的宗本夫人,视死如归的兵丁,足智多谋的宗本大人,还有那只猫,早已灰飞烟灭,不知去向,只剩这废墟,迎风耸立。

  卓丹宗座南朝北,其废墟座落在如一把倒放的大刀的峻山之颠,虽然遭到致命的破坏,但从北到南,按碉堡座落的台地高度,还是能把卓丹宗遗址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呈长方形,长约60米,宽约40米,其西北角(最先到达的三层碉楼)与东北角各有一座碉堡。四周用片石垒成厚约一米的墙体。墙体是一大片空地,长满了荒草。这有可能是宗本兵丁们演武习兵之处。

  第二部分,是被内外两个圆形围墙包围住的高几十米的大碉堡群,外墙有射击孔与瞭望孔,内墙之间还建有小室,可能是兵丁所住。墙内的碉堡群破坏得十分严重,看不清形制。碉楼的顶上挂着卡热乡民祈福的五色经幡,给阴冷的碉堡增添一丝的暖味。

  第三部分,是最上面的三个碉堡,均已残破。登上最高的碉堡往东看,视野十分开阔,从卡热乡到曲水的曲吾日神山一览无余。雅鲁藏布江在卡热乡“慢”下了脚步,肥沃宽阔的冲积河谷,相对温和的气候让这片土地富足丰饶。乌黑的云层飘过,与绿色的农田,黄色的油菜花,白色的沙滩,浑浊的江水一起,构成一幅魔幻的画面。回头再看卓丹宗废墟,感觉进入了一个历史与神话、真实与虚幻交织的灵异时空。(文/图 范久辉)

旅行微游记时时更新你的旅行动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