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脂玉良雕 江南的灿绚芳华(图)

时间:2013-01-29 10:57 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作者:金羊网-羊城晚报

   石之美者为玉,石器时代至今,以尊玉、礼玉、珍玉、佩玉、藏玉等形式为载体的玉文化,在华夏文明史上从未被中断过。以顽石雕琢成器,喻君子之涵养修为,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非琢磨不能成大器,石是然,人亦然。

  宋应星《天工开物》有言“良工虽集京师,工巧则推苏郡”。明清以降,苏州俨然成为中国传统工艺美术集大成之地。琢玉、雕金、镂木、针绣无一不精。以玉雕大师陆子冈为代表的工艺美术师灿若繁星。“苏作”以其隽永、清雅、书卷气而名动一时。成为中国传统人文艺术的一部分。

江南的水,是能被解构的,正如苏州的玉雕,大美极简。江南的水,是能被解构的,正如苏州的玉雕,大美极简。

  君子无故,玉不去身

  贝聿铭设计的苏州博物馆,简练的线条和黑、白、灰三色的基调相得益彰,像一把骨感而精雅的苏式黄花梨圈椅,让人有亲近的冲动。舒适的室内温度,让泛黄的古代绘画弥漫出时间的醇浓。画卷的标签上,精致的小楷写着那些如雷贯耳的作者——文徵明、唐寅、沈周、仇英……那些画作里的小河、石板路、河埠头、书院、白墙黛瓦,分明还能在姑苏城里找到些当年的轮廓。钮家巷、萧家巷、大儒巷、南显子巷、悬桥巷、胡厢使巷、中张家巷、丁香巷……这些依旧像毛细血管一样滋养着城市的老巷子里,或许也有琢玉坊,或许也有解玉砂和羊脂玉接触时的“沙沙”声。

  “南石”玉雕室就在苏州博物馆附近,外面的车马喧嚣似乎已经成为了黑白的无声电影,成为这个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作坊里活动的背景墙,让人不至于完全脱世。空气里飘荡着古琴曲《阳关三叠》,红木琴桌上的“金声玉振”仲尼琴在共鸣作用下,冰铉微颤,琴面清雅隽永的“流水断”显露出旧物特有的亲和感,大漆虽以斑驳,却也静而不喧。正如射灯下的玉雕作品,幽冷而笃定。那些分明张扬的细节和炫耀,在内敛而温和的刀工下化解成江南式的润物无声。

  “南石”主人在午休后如约而至,清瘦、斯文,衣着隐有古风。作为苏派玉雕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四十八岁的杨曦当然是一个成功的“治玉人”。 

对于一名成功的“治玉人”来说,在宣纸或画布上作画与在和田玉温润石质上并无二致。对于一名成功的“治玉人”来说,在宣纸或画布上作画与在和田玉温润石质上并无二致。

  一盏余味绵长的武夷大红袍后,杨曦在一小堆和田原籽中选上了下午需要设计的料子,半壶茶的工夫,徒弟已经按照他的要求把开好的玉料送到了桌子上。从九岁临摹一个茶杯上的熊猫和竹子开始,画笔一直是杨曦的心头好。而今,他已经是研究员级工艺美术师,依然没有舍弃心爱的画笔,对他来说,在宣纸或画布上作画与在和田玉温润石质上并无二致。就像现在,只用一支最普通的水笔,他在三五分钟内完成了玉料的基础画稿,那将会是一件高浮雕的观音玉牌,羊脂般温糯的玉石上,是简练而精准的白描。

  本以为满室的玉雕作品多少会让杨曦有些审美疲劳,毕竟经年累月地面对同一种物质,再炽热的激情也总有退却的可能。他却解下佩着的一块玉牌子来摩挲,“我自己当然也佩玉的,而且有好多件呢,轮流着戴,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嘛。” 他笑着说。

#p#分页标题#e#

  玉不琢,不成器

  而最终将杨曦的绘画意图转变为作品的却是坨轮,当然,这些冰冷的金属工具可以理解为另一种形态的画笔,通过和田白玉这种内敛而自省的介质,赋予平面的画作以雕塑感。电机带动着坨轮,金刚砂小心翼翼地触碰到玉石,不断滴落的水珠将金、石间的燥热轻松化解,只闻得柔和的“沙沙”声。水珠滴落到坨轮上,混合着玉屑飞溅起来,飞转的坨轮勾勒出线条和层次,而慢慢剥离出来的,是作者对每一块玉料的理解和诠释。如此,治玉者当为美玉之伯乐,玉无良工,则与顽石无异。

苏州相王弄,精雅的小窗里亦可听闻那流传了几个世纪的琢玉之声苏州相王弄,精雅的小窗里亦可听闻那流传了几个世纪的琢玉之声。
以顽石雕琢成器,喻君子之涵养修为以顽石雕琢成器,喻君子之涵养修为。

  苏州赏玉攻略

  苏州玉雕在明代已然名动华夏,至清乾隆年间,苏州琢玉作坊已达八百三十多户,城中到处可闻一片“沙沙”的琢玉声。而阊门吊桥两侧的玉市更是担摊鳞次,铺肆栉比。明清时期,苏州的玉石雕刻以其“空灵、飘逸、细腻、精巧”,达到了难以逾越的高度,堪称同行业的翘楚。

  而今,苏州的相王弄里亦可听闻那流传了几个世纪的琢玉之声,狭窄的古巷子里,密密麻麻地聚集着千余家玉坊,实可称明清琢玉盛世之再现,甚至做生意也是旧时的前店后坊的老样式,颇得古韵。摩肩接踵,操着各式口音的玉商、淘客、工匠将这里挤得满满当当,方圆一片皆因玉而聚。

  南石皮弄也是个寻玉的妙处,以各地贩玉料的商人为主,运气好的话,可以淘到心水而价廉的籽料,甚至是极为罕见的黄玉籽料和羊脂玉。

旅行微游记时时更新你的旅行动态信息